海客隨筆:美國外裔居民的心病 │[梁厚甫]

美國醫學界有一個信念,認為凡是吃肉類吃得多的人,心病暴發的程度,比之多吃蔬菜的人為高。

美國的醫學界也曾和日本的醫學界合作,調查日本人的食的習慣。日本人吃脂肪的數量較少,平均不超過所吃食物的十分一,但美國人所吃的脂肪較多,通常在百分之四十以上。因此,醫學界就判定,脂肪與心病,有不可分離的關係。

不過,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就是法國的醫學界。法國醫學界向非洲若干國家調査,認為非洲人所吸收的脂肪,不到十分之一,但非洲人心病突發的程度甚高。由此,是否會心病突發,是基於先天的原因,而與食物無關呢?此說甚得美國老饕的信仰,既然與先天有關,只要自己的上一代,不是因心病而逝世的,那末,放量來吃好了。

最近,美國的醫學界來一次反擊。他們向美國國內的日本僑民來作調査,證明日本旅美僑民心病突發的程度,遠比日本國內的居民為高。

所以如此,因為日本人離開日本而到美國,就採用美國人的生活習慣了。

每餐非吃肉不歡,由此,日本僑民的壽命,便與美國人看齊,而與日本本土居民,愈去愈遠。

其中還有一個最雄辯的事實。日本人在夏威夷居住的,與在加州居住的,其數大約相等。夏威夷的日本人的壽命之長,雖不及日本本土,但略高於加州。其理由,就是住在夏威夷的居民,吃魚較多,而吃四腳的動物較少。

至於非洲人吃肉雖少,何以壽命較短呢?因為,非洲人吃揶子較多。美國醫學界認為,揶子可以增加膽固醇,其害處不下於肉類。

以上的話,是筆者和一位華裔美國醫生共飯,由他吿訴我的。

不過,就在這一次的晚飯內邊,這一位醫生所黙的菜,是咖喱牛蘭。這一味菜,不但包括四腳動物。而且有高度的椰油。

盡信書不如無書,盡信醫生不如沒有醫生。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