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本地薑唔辣」之例 │[梁厚甫]

在美國出生的日本僑民,讀書的時候,多進牙醫大學。因此,今天美國的紐約、洛杉磯和三藩市,日本裔的牙醫,多到不可勝數。

這不能算是特殊的現吠,最特殊的,就是日本牙醫的事務所中,很少看見日本病人;日本病人,多就敎於美國牙醫。這一個現象,恰好說明一個道理,就是人們認為「本地薑唔辣」。

不過,用「本地薑唔辣」這一句話,來說明這一個現象,還是未能十分的恰當,我們還要理解日本人的一種民族性,即是:不學外國人則已,如果要學外國人,應取法乎上。

日本人一踏上美國土地之後,認為一切都是美國的最好;但是,同一個人,由美國回到日本之後,就認為一切都是日本的最好了。

日本人之變幻,是無法想像的。有一次,和一個日本留美學生,同飛東京,在機上談得很投機。飛機初起飛的時候,此人談到美國的事物,嘖嘖稱讚,但是,飛機過了子午線,他的論調轉變了,美國的事物,不如剛才所說的好,而好的事物,已由日本來替代了。

我有點忍不住,用他剛才所說的話來駁他。

這時,他才說出心事來。他說:我們去美國,學的是美國的東西,如果不堅信美國的東西最好,我們就學不進去。

但是,當我們離開美國以後,我們對美國的事物,就要採取批評的態度了。

平心論事,日本事物好的多,而美國事物好的少。

這時飛機已開始著陸,他的聲音愈來愈堅定了。

由於日本人有這樣的怪心理,所以,在美國的日本人,認為日籍的牙醫,不會比美籍的牙醫好。

但是,反轉來,如果美國牙醫在日本國內來開業,一定是門堪羅雀,沒有日本人到他的醫所內邊。

日本人愛國是可取的,但愛國以子午線來轉移,有點怪誕。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