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寃家│[梁厚甫]

在紐約,去鴻英飯店吃晚餐,遇到兩位華裔的大學敎授,其中一人,是我的舊同學。這兩位敎授都是「一哥」,平日文人相輕,各不相讓。聽他們吵咀,無意中聽出一個道理來。

甲敎授對乙敎授說,不怕你自稱中英文世界第一,我說一句話,請你即席翻成為英文。這句話是:「不是寃家不聚頭。」乙敎授聽到以後,想了半天,想不出如何翻譯,於是,甲敎授便神氣十足了。

其實奥妙在於寃家兩個字,寃家,如果翻漢文字典,一定詮為敵人。但是,寃家的涵義,點一止敵人咁簡單。

當女人香汗淋漓欲仙欲死的時候,會叫你做寃家。這寃家,並不是要加以一刀兩斷而後快的。如果當時有人要將她的寃家來一刀兩斷,她反而會起而保衞寃家。

由此,可以看到,英文沒有寃家這一個詞,而外國女人也沒有寃家的觀念,此所以,外國女人逕情直緒,一點味兒都沒有。外國女人,只合鐵板銅琶,歌大江東去。正如《易經》的文言所說:「鼓之以雷霆,潤之以風雨。」

在香港,如果你死纏著一個女人,女人會說道:「請你咪咁寃氣好唔好。」寃氣,並不是敵對之氣,而是正得我心之氣。此所以,寃家兩字,大學敎授也被難倒了。

唐詩中沒有寃家,宋詞中也沒有寃家,寃家這兩個字,元曲中有之。這說明,中國文字的描寫力,是逐步提進的,也是逐步趨向色情的。

在美國的「成人書店」中,看到了一本小說,封皮上寫著TICKLISH LOVER的字樣。沒有看到內文,但覺得這兩個字,頗有中國寃家的意味。

以淫書而論,中國的淫書,遠比外國的淫書為好。寫淫書,不能不熟讀元曲。元曲寫意境,特別是寫男女間的意境,遠遠超過宋詞與唐詩。特別是:《西廂記》之「蘸著些兒麻上來」,為千秋絕唱。

寫到這裏,不禁悲從中來。看香港歷年中學會考的中文題目,均有一條是考元曲者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