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尊孔與讀書│[梁厚甫]

世間有怪到無可再怪的事情,凡是尊崇某一種學說的人,偏偏不肯讀有關某一種學說之書;反對某一種學說的人,也偏偏不肯讀有關某一種學說的書。既然讀都不肯讀,自然更不會「好學深思」了。談到尊孔問題,我就記得有這樣的故事。

大概三十年之前,我在香港遇到了一個老者,他是我的父執輩。他本來是穿西裝的,那天,他突然穿起長衫馬掛來。

我問他何故要如此。他答道,今天我祭孔,不能作時世裝。我的天,長衫馬褂是淸代的服裝,長衫馬褂和孔子拉不上關係,正等於西裝和夏威夷恤之和孔子拉不上關係。如果一定要和孔子拉上關係,那就至少要依吳道子所寫的孔子像,做一套寬袖的大袍。

這且不去管他。他既然要祭孔,自然是孔子之徒,我向他虛心領敎他所理解的孔子學說,他所知道的,卻是耳食之談。

忠孝仁義的字眼,他是懂得一黙的,但是,要他替毎一個字來下定義,他就極力逃避。我引導他去談泰有為的《新學偽經考》,他有點動火了。他說:「你們愛談新學,我卻愛談舊學。」他這一句話,就完全把他的肚皮打開來,給我來看了。

凡是稍為懂得一點經學門檻的人,都知道:所謂新學之新字,是王莽的朝號。王莽時有一個劉歆,專門去製造偽經,康有為叫偽經做新學。

新學並不是與舊學對擧的名詞,這位老先生連起碼的常識都沒有,談甚麽讀經,談甚麽尊孔?

這位老先生現在墓木已拱,他在生的時候,我頗愛到他的家中去,雖然有時會被他罵到狗血淋頭,但他的家中依然是好去處,因為他有一個姨太太,做得一手好的粉菓,在市上是吃不到的。總而言之,我不反對尊孔,但認為,在未决定尊與不尊之前,應先讀孔子的書,孔子是客觀的存在,而尊與不尊,是自己的主觀結論。

主觀結論沒有客觀上的支持,那是萬分危險的!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