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書房與地圖│[梁厚甫]

書房與地圖

近來在五十八層高的大厦頂端購了一間小建築,作為書房。白天在這裏讀書、寫字、爬格子,晚上回家睡覺。不設電話,頗符「隱士」的意味。

書房雖然鋁窗比牆壁為多,但牆壁還是有的。有牆壁就不能不掛一點一東西,初時齊白石和李苦禪可以派用場,但是覺得花鳥虫魚不符主人西望太平洋、北望金門橋,南望洛杉磯以及東吞洛杉磯山脈的氣概。於是,齊白石李苦禪只能束之高閣。

房徒四壁,未免凄凉。於是,心下一橫,就把家中久藏於床下的地圖拿出來,又在市上買了一個直徑三呎內藏燈光的地球儀回來。

這樣的面對地圖,心懷世界,信不信由你,可以把自己變為兩樣的人。

一支圓規在手,把地圖看得精細,再把地圖與地球儀對照,然後恍然大悟,許多報道時事的新聞記者,以及談論世界形勢的專家們,往往是自欺欺人。

理解世界大勢,有如向人家問路。例如你在先施公司,問人家百德新街在甚麽地方,人家答道,沿著電車路向東直行,轉左,便是百德新街。答的人沒有錯,但不能說是答得好。首先,你不知道沿著電車路來行,要行多久;轉得快,可能會轉到天星碼頭去,也可能會轉到灣仔碼頭去。

我們有一個共通的毛病,就是對世界各國在甚麽地方,有一個模糊的概念,但是不看地圖,就不會知道路程。

憑模糊的概念來論斷,往往會鬧了笑話而不自知。

地圖有平面與立體之分。如果看平面地圖,要飛美國,自然經檀香山為較近,但你一看地球儀,就知道,經阿拉斯加,才是捷徑。

由洛杉磯飛倫敦,是非經加拿大不可的。

最足以捉弄人的區域,莫如中東與近東。一來,遠近的距離要注意,二來,民族的分佈是超國界的。

你以為控制那一個區域,就可以控制某一個民族,謬以千里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