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辛苦搵來自在食│[梁厚甫]

中國進步之所以緩慢,有一句話必須負責,那就是:「辛苦搵來自在食。」

不能認為這一句話完全沒有道理。人生奔奔波波,為的是甚麽?寧不是為着了搵兩餐。但是,如果為着了自在食,而阻礙了其他的事情,那是大可不必的。

記得有一次,我回到再港來,在航機上邊,認識了一個日本朋友。抵港之後,住在同一的旅店內邊。

第二天起來,和一個日本朋友上茶樓,時在上午六時,這一家茶樓的顧客,都是打工仔,九時上班,六時便提早到來,我們看見有人口上一枝香煙,手上一份報紙,印印腳,來歎其一盅兩件。

那一個日本人問長問短,後來我才知道,他是硏究商業管理效率的。從他的發問中,我意識到,這一個日本人,頗不以香港人這樣的飮早茶為然。但是,我不能不為香港人來辯護。

我說:這樣的喝早茶,並無大礙,他們九時上班,六時到來喝三個鐘頭的茶,有何不可。

日本人講茶道,並不實惠,中國人的茶道,實惠之至。如果我是香港打工仔,我也是這樣做。這個日本人仍不以為然。我心內明白,這個日本人想到工商理學上所謂「精神峰巔時間的利用問題」。所謂精神峰巔時間,即是起牀以後那幾個小時。工業管理學家認為這幾個小時應用來上班,香港人卻用來飮早茶,無怪他大不以為然了。

不過,日本人也有「辛苦搵來自在食」的觀念,但日本自明治維新以後,極力的與這一個觀念來作戰日本冷飯團壽司,就是和這一個觀念來作整的工具。日本人認為,辛苦搵來自在食可以,但不能天天如此,只能禮拜天如此。如果是有錢人認為每天非自在食一番不可,只能是晚飯如此,而不能早飯及午飯都如此。

香港人不能不承認,日本產業繁榮的程度,比香港高出很多,但香港人也應該知道,日本人在生活享受上,也比香港人有更大的犧牲。

香港打工仔吃午飯的時間是兩小時,這是舉世產業發展國家所沒有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