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百無一用是書生│[梁厚甫]

黃仲則有兩句詩:「十有九人堪白眼,百無一用是書生。」我不同意前一句,而同意後一句。

何以不應該認為「十有九人堪白眼」呢?大概十人之中,至少有五個是女人,對女人是不應該白眼的,因為普天之下有一個原則,女人多看兩眼,好處便生,由十八而八十,都無例外。

至於「百無一用是書生」,倒是千秋真理。首先,我們必要弄淸楚,「書生」與「知識份子」是兩回事,「知識份子」不必要讀書,讀了書以後,也不一定成為「知識份子」。

舉例說,開汽車是一種知識,能開汽車的人自然是一個部門的知識份子。如果你僅讀開汽車的書,筆試是一百分,路試是零蛋,那末,你仍是書生而不是「知識份子」。

筆者20年前曾學開汽車,考了五次路試,卒於勉強及格了,但是,自己的車房如果不是由前門入後門出的,依然是毫無辦法,原來駕車是妙手偶得,而絕不可能身之使臂,臂之使指。一停車就會驚動保險公司。

因此,就悟到了一件事,原來書生絕不能等於知識份子。筆試及格的是書生,而路試及格的才是知識份子。

孔子也曾被偶耕的農夫罵為「四體不勤,五穀不分。」因為在五穀方面,能加辨別,就是知識,掌握了這種知識,就不失為知識份子,否則,你讀書破萬卷,只是便宜了出版公司,而停留在「書生」的階段。

所以,罵人最好的名詞,是用「書生」兩個字。世間最討厭之人,其實就是書生。

書是甚麽呢?書就是知識的紀錄。讀書當然會有兩種結果,一是得到知識,成為知識份子,二是僅能停留在書生的階段。如果停留在書生的階段,好打有限矣。

由西廂紅樓鴛鴦蝴蝶派小說而至唐滌生的粵劇劇本,小姐們後花園私會的對象,往往是書生。小姐們非不知道書生「四體不勤」,其萬一的希冀,只是書生之第五體能勤而已。不過,黃仲則認為書生萬無一用,也屬太過。例如我,我是書生,倒可以寫寫「乘桴浮海客隨筆」。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