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藉藉與寂寂│[梁厚甫]

中國文字,是應該加以整理的。有好些成句,除下和初學的人過不去以外,實在並無好處。

例如說,寂寂無名,那還是說得通的。寂寂是萬籟無聲,用來表示一個人之無名,當然可以。但是藉藉又怎樣呢?從廣東話來讀,藉和寂雖同音,但藉藉與寂寂的意義,恰正相反。不能說藉藉無名,而要說藉藉有名。淸人信札,有「藉甚聲威,嘗懷虛眷」之語,因此,就有人用「藉藉有名」這四個字。

雖然「藉藉有名」這四個字可通,但有毛病,因為藉藉兩個字,是從「聲名狼藉」的藉字衍出來的。如果有人向你說「藉藉有名」,你最好拳打腳踢,因為拍錯馬屁也。

這些所謂典雅的句子,是怎樣來的呢?淸代有所謂客室。在《紅樓夢》中,賈政的淸客,就有十來個之多。淸客與紹興師爺不同,紹興師爺原是讀書人,由於精於寫公文書,故達官顯宦,不能沒有師爺。淸客不一定讀過書,只是工於拍馬,實際是「傍友」而已。淸人信札,有些出自淸客手筆,師爺沒有工夫寫信,就拉淸客來寫,淸客胸無點墨,又想充內行,故「藉甚聲威」都會寫出來。

認為,敎學生寫中文,對於以往冒充文人的句子,不能不加以淘汰。這些句子,由於已流傳了數百年,沒有人知其出處,也沒有人敢說其不通;其實,不通已到了極點。

古人為求「過骨」,而亂造典故之事,不可勝數。據說,蘇東坡去考試,由歐陽修主考,題目為「刑賞忠厚之至論」。蘇東坡援筆寫道:「堯曰宥之三,皐陶曰殺之三,故刑賞忠厚之至也。」

歐陽修,到一頭霧水,但覺其文章流暢,就取為第一名。到放榜時,問蘇東坡是何出典,蘇東坡曰:想當然耳。榜已貼出,不能收回來。此文現仍收入蘇東坡全集中。

我們不幸而生為這一代的人,又不幸而經常被往人所愚弄,應該徹頭徹尾的覺悟,好些老古董,可以不要就是不要。人家用錯了,也應該深加體諒。大家都是受欺,何必認真。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