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墨氏兼愛│[梁厚甫]

大家都知道,戰國時代有一位哲學家,名叫墨翟,墨翟提倡兼愛。

兼愛這兩個字,用得非常之有理。

兼愛是除了愛自己的父母兄弟兒女之外,兼愛他人。自己的父母兄弟兒女,是第一級的愛,他人是第二級的愛。

只有墨氏之兼愛,才能解決封建觀念與民主觀念的矛盾。

我寫上開的話,是有感而發的。昨天晚上,我到一家超級市場去,看見了一件只有美國才能有的怪事情。這家超級市場的主人,是一個老華僑。有一個黑人到來買東西,他向他的收銀機出手勢,少贖了十塊錢給那黑人。那黑人是他的兒子的同學。由於黑人所買的東西多,少贖了十塊錢,那黑人毫不知覺。但是,老華僑的兒子察覺了。那年少氣盛的兒子,不由分說,就執著他父親的胸膛,一手的推過去,老年人退了兩步,那兒子就從收銀機中,拿十塊錢還給那黑人。

老華僑自知理虧,站在一旁來飮泣。當時店內邊有幾個美國人,立刻鼓掌,認推開父親的兒子為英雄。

我沒有鼓掌,站在一旁來沉思。美國是民主國家,美國人認為:不問你是父?還不是父子,應該以守法為第一義。父親騙人一實在該糾正。

如果你認為不該糾正,只好回唐山去。在美國來撈,你只能守法,此孩子之所以立刻變成為英雄也。

兒子只是把父親來推開,沒有打他。從美國的法律觀念來講,不能視為「把法律拿在自己的手中」。

但是,把父親和自己的同學視為一體,這是宋儒的「民胞物與」,不符合中國的傳統。

封建觀念與民主觀念,往往是不能統一的,因此,中國人就永遠處在夾縫之中。

我認為,在美國的華僑,應該多讀墨子,其實,墨家的理論,比儒家的理論,合理得多。墨家認為,華僑青年,應該先向父親規勸,然後可以把他來推開,這當然能解決封建與民主的矛盾。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