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發達的遲早問題│[梁厚甫]

人之發達,以愈早愈好。國家之發達,以愈遲愈好。最近參加一個經濟問題討論會,有一批美國專家,到巴西參觀,回來大驚失色。原來近日巴西極力發展工業,其所設置的機器,新到無可再新,不但美國瞠乎其後,甚而日本與德國,也不能及。

據說,以一部小汽車為例,如果日本需要1,000個工時(即一個工人一小時的工作)的,美國便要2,600個工時,將來巴西,僅需要460個工時。換言之也是說,巴西比美國先進五倍,比日本先進一倍。

這自然僅是估計,不能作準,但是,從國家而論,先進並不是一個值得恭維的名詞,後進也不是一個值得自卑的名詞。自然,最怕就是毫不長進。

二次大戰以後的歷史,就完全說明了這一件事情。當年日本和德國,都是滿目瘡痍,誰能料得到後來日本和德國的經濟長成率,卻同跑到美國的前頭。

特別是,自從有了電子科學以後,有許多方面的工業,都出現一以當百的情形。即是說,以往100人才能完成的工作,現在一個人,藉電子科學的協助,就可以完成了。這就解釋了,美國無論如何的加強汽車產製,都無法挽回美國國內工業已失去的汽車市場。

不過,今天的經濟學家,卻又擔心一件事情,即是城市的人口,有像流到農村的現象。自從十八世紀以後,鄕村的人口,流向城市,因為城市工業發達。

但從今以後,城市必然容不得這樣多的人口,人口又只能流回農村去。

人口流來流去,必然出現很多的困難。

因而,今後人口的流轉,必然成為政治上經濟上的一個重要問題。

不但人口發生流轉問題,繁榮也發生流轉問題。

以往北方是富裕國家之所在,今後的富裕國家,將在南方出現。例如巴西也屬於南方國家。

廣東有一句俗語,世界輪流轉,這句話,可應用到全世界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