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美國女人減肥問題│[梁厚甫]

女人怕做場楊玉環,美國女人好細腰。此所以,美國女人都致力於減肥。

誰能料得到,減肥已是今天美國社會的一個嚴重問題。問題的嚴重,嚴重到與美國的憲法問題有關,你說怪不怪?

這不能不從頭說起:減肥本來有兩個方法,一是藥物的方法,二是改變生活習慣的方法。所謂藥物的方法,就是吃一種藥物,來減低人們的胃口,胃口減低,吃的東西自然少了,因而可以減肥。不過,美國政府內邊,有一個「糧食藥物管理處」的機關,對於藥物的產銷,限制得異常嚴格,那些減低胃口的藥丸,僅僅能減低若干的胃口,因而,吃藥丸來減肥,並無十分效果。減肥另外一個辦法,就是不喝水。不喝水對於減肥,異常有效。但世間無止渴的藥物,於是乎,有人就寫書,勸人家用不喝水的方法來減肥。

醫生們看見了勸人家不要喝水的書,無不大驚失色。因為,有一種先天性心病的人,是不能減少或停止喝水的,如果女人們迷信了不喝水可以減肥,其勢必然有不少女人,會無緣無故,而一命鳴呼。

特别是一些做女演員和做模特兒的女人,職業上的要求,是柳腰欵擺,而她們工作的時候,又面對水銀燈。水銀燈光度極強,而熱力也高,可以減低被照的人體內的水份,因而美國女人,因不喝水而被送入枉死城的,年以千百計。

勸人以不喝水來減肥的書,銷路甚好。醫生們雖加以反對,但無法可施。美國憲法,有保障出版自由的條文,禁人家出書,是一件大事情。醫生們也無法證明,不喝水一定可以致命,即使可以致命,證據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於是乎,便變成一件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懸案。

在日常社交生活上,在美國,我們經常會碰到滴水不入口的女人。

看見這些女人,她們是甚麽身份,不問可知。她們不但不喝水,也不喝酒。頭痛起來,連吃頭痛丸都乾吞下去。

男士們有一個禁忌,看一這些女人,絕對不能請喝茶,如果請喝茶,她就會怒目相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