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法律這樣說」 │[梁厚甫]

當兩個美國人對一個問題爭論不休的時候,如果其中一個說:「法律本來是這樣說的。」此語一出,對方便會住口。住口以後,最多是回頭向律師請敎,看法律是否真的這樣說,如會真的這樣說,便死心塌地了。

又或者,當兩個人發生口角的時候,最後的解決辦法,不是打架,而是其中一個說:「我將請律師來控吿你。」口角也會停下來。

任何地方的人,都有「撻朶」(即是把第三者捧出來嚇人)的習慣。有人或者會把黑社會的頭子捧出來,有人或者會捧一個有體面的人物,美國人很少這樣做。美國人「撻朶」的工具,往往是法律。

不要看輕這一件事情,美國之成為法治國家,其先決條件,就是社會上早已養成了這一種尊重法律的風氣。美國人心底的深處,對法律是怕得要死的。一個公務員,辦事的時候,戰戰兢兢,事實上不一定怕上級取銷自己的差事,怕的卻是做錯了事,被人家吿政府一狀,自己就無地自容了。

如果說:美國有甚麽可愛的地方,這是最可愛的一方面。

不過,最可愛的一面,也穩含最可僧的一面,那就是律師的氣燄。社會一般人既怕法律,而律師恰好是懂得法律的人,自然而然的養成了律師高傲的態度。

自然,律師也有律師應守之法,律師不會隨便打人,律師之可僧,在於他的態度。在街頭,看見兩人談話,如果其中有一個昂頭天外,傍若無人者,不用問,此人必然是律師。在美國的自由職業中,論收入之好,不是律師。依次序,以會計師為第一。每年三四月的時候,美國人準備報稅,向會計師來領教,這兩個月會計師的收入,可以抵得人家之一年。

律師的收入,在會計師之下,但可以和醫生抗衡。律師之神氣十足,不在其收入,而在其社會地位。

不過,話要說回來,神氣十足者,只是成功的律師;甫在大學畢業,甫吿考試及格者,未必能神氣十足。律師之受尊崇,是法治社會的先決條件。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