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金山橙的故事 │[梁厚甫]

吃金山橙的人多,但不一定吃橙的人,都知道橙的故事。

原來橙之為物,不是那一個地方種的才會甜,那一種品種的橙才會甜,只要橙樹老了,它的果實便會甜的。

不過,橙樹也如人一般,有長壽或者短壽之分,因而,凡是長壽的橙樹,便成為好的品種。

話說三十年前,廣東新會有一個華僑,來到美國,上岸以後,他手上的錢不多,但他有一種絕技,就是看到一株橙樹,用手來敲一下,就知道樹齡多少。

他去到橙園內邊,指定了若干的橙樹,用紅布條繫著,然後和園主人商量,到果實成熟以後,樹上的果,無論多少,都由他承買。承買了以後,用特製的笠子裝著,認為是甜橙。吃過的人,果然認為不差,結果,他就面圓圓為富家翁了。

但是,這一件事,終不免為美國植物學家所知。植物學家經過硏究之後,知道樹愈老,樹內的糖份愈多,果實變甜,這是有科學根據的。

大概在二十年之前,美國已成立了一些專產甜橙的果園。主要的做法,是專求延長橙樹的壽命,並且對橙樹給予以一種特殊的肥料,增加樹內的糖的成份。

這兩年,特殊的甜橙已經開始上市了。筆者曾吃過多次,的確是與別不同。

不過,植物學家現在還碰上問題,就是樹齡與果實的大小有關。果實大的樹,樹齡不長;果實小的樹,樹齡才長。

其次,樹身內糖的成份多,便易生蟲,生蟲樹便死去。這兩個問題。植物學家還沒有解決。

一位植物學家吿訴筆者,在未來的果實內邊,橙是前途最佳的果實,再過若干年後,世界應該再沒有酸橙,凡橙必是甜的。幼齡的樹所生的菓,不能棄去,就用來棒橙汁,再加上一種能與橙味配合的糖,結果也是甜了。

不過,醫學家卻起來澆冷水,醫學家認為,水菓之所以為健康的食物,由於不太甜,如果水菓都甜了,水菓便不能發生水菓的作用。

植物學家與醫學界聚訟不休,人們就不知如何是好。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