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免於飢餓的自由│[梁厚甫]

羅斯福的時代,大談免於飢餓的自由。但是,談儘管談,美國迄今未有人把免於飢餓的自由,寫到憲法上邊。

據說,當時羅斯福的智囊,頗想把免於飢餓的自由,寫到憲法上邊,後來有人認為,如果餐店設立餐券的制度,那末,全國的警察當局,就無法拘捕私娼。

為甚麽竟將私娼與餐券,混作一起來談呢?因為,人既有免於飢餓的自由,如果私娼向人家勾搭,而能證明勾搭的動機,為著免於飢餓,那末,拘捕私娼,便是百分一百之違憲。

私娼收入的錢,無法證明其必然是為著免於飢餓,因為錢是可以買糧食亦可以買化粧品的,但所收的是餐券,其為免於飢餓,已鐵案不移。

至於餐券是否一定會與金錢絕緣,那也不見得。私娼在被捕當時,自可用餐券來作自衞,但警察走了以後,她的餐券,未嘗不可用特殊的方法,而變成為現金的。只要變為現金的時候,警察不在場,那就諸事大吉了。

上開所說,可能是事實,也可能是一種寓言。

但任何人都不能否認,美國的自由,實在是有點一過火了;同時,美國之所謂法律,實際也是咬文嚼字的把數。

美國雖沒有把免於飢餓的自由,放到憲法內邊,但是,實際在行政上,已經保證了每人都免於飢餓的自由。

今天,只要是一個美國籍民,不論有無工作能力,亦不論年歲多少,只要去到政府的救濟機關裏,聲大大的說,政府如果不給我救濟金,我便會餓死,保證可以每月向政府拿到二百七十五塊錢。

二百七十五塊錢用來交房租伙食,可能不夠。

如果自己睡在街頭,二百七十五塊錢,是可以養活自己的。

美國這樣的立法;雖保證了野無餓莩,但也保證了,人人都知道,只要是美國人,都不會餓死,因而沒有發憤圖強之心。

這樣的立法,是好事呢?還是壞事呢?讓將來的歷史去判斷罷。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