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打牙齩│[梁厚甫]

近來美國的報紙和雜誌上邊,有一個極端流行的字,那就是JAW-BONlNG。這一個字,可以譯為「打牙較」,但中國字與外國字的一意義,完全不同。

中國字的「打牙齩」,是彼此辯論,或則互討便宜;英文字之「打牙鉸」,具有威逼和勸說的意義,是一方臨之以威,令到另外一方,非服從不可。

英文「打牙齩」一字之開始出現,在美國的詹森總統時代。這時,詹森總統要平抑物價,把全國的大工商業家,召到白宮內邊。

大家到齊以後,詹森把室內豎著的一支美國旗拿在手中,向工商界的大亨們前邊來揮舞。言外之意,叫他們以國家利益為重。

經過一次揮舞國旗以後,大亨們紛紛表示,業已深受感動,回去的時候,必然把物價來平抑。

此事有了兩三個星期的明顯效果,兩三星期之內,物價顯然沒有上漲,但是,到了第四星期,物價突然幾何級數的上漲起來,全國的工商界們,補回以往三星期的損失而有餘。

「打牙較」本來是政治上的笑話,總以為,試過一次以後,就不會有人再試的了。不粋到了今天,共和黨的列根總統,卻師民主黨總統的故智,再來一次打牙較。
列根打牙齩的對象,並不是工商界,而是國會議員。

列根總統去年要減稅,怕國會議員不同意,故向國會議員大打其牙齩;今年知道減稅並不是辦法,轉而要加税,又再向國會議員打一次牙較。一次向右邊來打,一次向左邊來打,可憐國會議員的牙鮫,無法不動搖。

但是,美國的經濟,依然故我。

經濟本來是一條兩頭蛇,利息高可以召致通貨收縮,百業蕭條。

利息低則可以召致通貨膨脹,而虛火上升。

兩者都不是好事情,今天美國的經濟,有如擺錘,到了極右以後,又回極左去。

美國的經濟前途,不堪想像,其不堪想像,有如國會議員的牙齩一般。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