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先敬羅衣後敬人 │[梁厚甫]

在美國,如果你持著「先敬羅衣後敬人」的觀念,你一定會撞板。

有一家餐室,我中午的時候,經常去。鄰座有一個西裝畢挺的人,也經常到這裏吃餐。他的西裝不但講究,而且趨時。

我以為他是一家甚麽大機構的董事長或者總裁之屬,後來啞謎卒於揭穿了,他是一家女子美容室的髮師。這不過是其中一例,同樣的例子,還有多著。

反之,你對一些衣服並不講究的人,而加以賤視,也同樣的會撞板。

幾年之前,我去一家硏究院內邊讀《莎士比亞劇本》,註了冊之後,走到課室內邊,課室有一張圓桌子,圍坐十二人。去到之後,大家都在談話,我心內懷疑,何以敎授還沒有到來,後來才發覺,一個穿牛仔褲籃球鞋和破爛恤衫的,就是敎授。

有一次,我去找牙醬生。去的時間較早,看護還沒有到來,一個髮長披肩三十來歲的人,問我做甚麽,我說明來意,他帶我入診室內邊,穿起袍子來,才知道他就是名聞全國的牙醬生。

這樣的板,在香港內邊,是不容易撞的。在香港,如果是名醫或者是大公司的總裁,你不必看他的衣服,只要一看他的鞋子,如果是瑞士的玻里,你就有八九分光了。

在美國,有一種看人的方法,是十拿九穩的。在二三十年前,大家有袋錶的時候,你最好是看他袋錶的鍊子,如果鍊子上邊,有一條金鑰匙的,他一定是了不起的人馬。

他必然是名大學出身,而且是位列前茅的碩士或者博士。

現在,大家都不佩袋錶,金鑰匙已變成為一小黙的襟飾,著在左衣襟上邊。大概有六七種之多,但我知得不大淸楚。

如果要淸楚,得問航空公司的空姐。空姐受訓的時候,是要認識這樣的衾飾的,免得大人物當前,失之交臂。

香港街邊的小檔上邊,有時有這樣的小衾飾出賣,不妨買一個,上飛機的時候,胡亂佩在衾頭,有時可能得到意外收獲。至少空姐沒有見過,以為是新衾飾,不知你是何方神聖,因而肅然起敬。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