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一句外行話│[梁厚甫]

今年一月二十五日,列根總統在致《國情咨文》的時候,說了一句極端外行的話。他說:「美國的靑年人,都應該學科學和學數學,但是,在十六歲之前,如果學不到科學和數學的基本課程,以後就沒有希望了。」

我聽了這一句話,自然是跳起來,我想,美國內邊的智識份子,聽到這句話而跳起來的,大概以億萬計。

當然,在十六歲以前,亦即是在中學畢業以前,能學到科學和數學的基本課程,將來入大學的時候,可以方便一點-但是,絕對不能說,十六歲以後才學數學和科學,就無法學得進去。

學問之道,最怕你不學和沒有時間學,如果肯學,十六歲而至六十歲,一樣的容易。少年的時候,記憶力好一點一,例如學化學上的元素表,可以用三四小時的工夫,便記到滾瓜爛熟。年紀大了,可能要一兩天。但是,這是難易的問題,而不是學得到和學不到的問題。

把學問和年歲混在一起來談,那是痴人說夢。

香港的英文敎師經常吿訴人,小孩子學英語,發音才能正確,過了二十歲以後,發音就不正確了。

是不是這樣呢?絕對不是。我認識一位上海小姐,她二十歲才來美國。

初來時連字母都不認識,但是不到三年,她的英語,比美國人還說得流暢而有內容,其用字之恰到好處,至少我就拜服到五體投地。

學英語,讀書最易,講話較難,而最難的是寫得一手流暢的論文。這位上海小姐,現在一按打字機,便文思泉湧,舉重若輕。

人類的智慧是無可限量的,要讀書,實際易如反掌。不過,世間上有一些需要體力的學問,是否同樣的容易,我卻不敢說。

例如到馬戲班去學「空中飛人」,是否要學便學得到,這至今還是一個啞謎。

學問有如追求異性,先要膽大包天,然後心細如塵。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