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鼠鬚筆│[梁厚甫]

鼠鬚筆

以往在書籍上看到鼠鬚筆的名稱。例如說,王羲之的《蘭亭帖》,是用鼠鬚筆寫的。雖然知道有鼠鬚筆,但沒有見過,更沒有用過。最近在香港買到了幾枝,一試之下,驚為神品。

初買來的時候,心中頗有顧慮。死老鼠可以傳疫,疫菌可以著在鼠鬚上邊。記得往年曾看過傅東華所譯的《飄》,不禁有一點冷汗。

後來一位能製筆的朋友吿訴我,鼠鬚筆是用田鼠的鬚來做的,可以保證不會傳染疫疾,才為之釋然。

一般人寫字,都趨向狼毫。狼毫並不是不好,例如「上海工藝」所製的北狼毫中聯與小聯筆,幾於無人不感滿意,但是,用狼毫與鼠鬚比較起來,鼠鬚終勝狼毫。

狼毫必要筆身甚壯(即含毫甚多),然後好用。

人們經常用小聯筆來寫大楷,用屛筆來寫中楷,取其毛多也。鼠鬚筆則不然,用中楷來寫中楷,用小楷來寫小楷,無不勝任愉快。

甚而勉强用中楷筆來寫大楷,用小楷筆來寫中楷,亦無不可。

狼毫之反彈力,在五紫五羊間,鼠鬚之反彈力,在四紫六羊間。鼠鬚的反彈力,雖次於狼毫,但絕無不聽驅策的感覺。

以往寫字,總覺得寫得不夠圓,用了鼠鬚筆以後,才尅服了不夠圓的毛病。我雖然不學王趙,但現在已得到了信念,學王趙而不用鼠鬚筆,那是用刀來代剪的做法。

鼠鬚筆的外形甚美,灰中帶白。濡過墨以後,一經水洗,與新筆無殊。

其情形與紫毫相似,為狼毫及羊毫所不能及。

不過,鼠鬚筆也有弱黠,濡墨的次數要稍多,如果懶於濡墨,字便會起飛白。
如果寫字愛起飛白,那就非用鼠鬚筆不可。

我用第一枝鼠鬚筆,雖為時不久,但覺其毫無變動,這是耐用的象徵。

港中鼠鬚筆售價不貴,每枝不及百元,千金小姐作丫環賣矣。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