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財與才│[梁厚甫]

財與才

世界有兩種可寶貴的東西,一是有貝之財,二是無貝之才。如果譯成為現代的詞語,前者叫做資本,後者叫做智識。

資本與智識都是好事,但不能與人身結合起來。一與人身結合起來,多少有點令人討厭。把資本與人身結合起來,便變成為資本家,便變成為恃富欺人。把智識與人身結合起來,便變成為才子,變成為讀書人,恃才傲物,同樣的令人望而生厭。你可以有資產,但千萬不要變成為資本家。你可以有學識,但千萬不要變成為才子。

中國古人說,靑一衿便無足觀,足見才子之令人討厭。

資本家之令人討厭,讀一讀馬克斯的(資本論)便知道。

我說這番話,是眼看美國當前的情形,有感而發的。今天的美國,有資產階級,也有智識階級。

智識階級就是美國成名的學人,成了名以後,其權威之大,是無法想像的。

你不要以為凡是美國的大學敎授,都是「智識階級」,實則在大學敎授中,也有「智識階級」與非智識階級之分。

一個大學敎授,同時有一個基金會做他的後台,他才是「智識階級」。因為,基金會內邊,有一部電子計算機,內邊貯藏著不少的學識,你一按鈕,學識便放映在螢光幕上邊,叫人抄下來,就可以作為寫書的資料。你如果沒有基金會做你的後台,你對電子計算機,可望而不可即。既然是基金會,自然有基金,有了基金,就可以把助理硏究員請回來。你要寫書,不必自己動手,把提綱交給硏究員,硏究員就會把提綱變成為一叠一叠的原稿。

因此,學術權威寫書,一個月可以寫幾十萬字。你如果僅是大學敎授,而不是學術權威,寫幾十萬字,就要捱幾年。

由此,「智識份子」與「學術權威」,是不同階層的人物,那正是一般有錢人與壟斷資本家的分別。

世界是這樣的:做生意要望成為資本家,讀書要望成為學術權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