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學以致用」與「學以致財」│[梁厚甫]

「學以致用」與「學以致財」

中國人讀書,有兩個目的。一個是「學以致用」二個是「學以致財」。當致用與財不可得兼的時候,中國人有時但求致用,而不斤斤於求致財。

記得有一個諗藥劑學的中國朋友,畢業之後,有兩個位置給他選擇,一個是大學內邊的硏究員,一個是一家藥廠的推銷員。

推捎員的薪金與佣金合計,比研究員多一點,但是,他不做推銷員,而做了研究員。

他把推銷員介紹給一個同班同學的美國朋友,美國朋友也欣然應聘了。

這是五年前的事,這兩個人我都認識,結果是,做推銷員的收入不錯,但做研究員的,因用業餘的時間去諗書,得到較高的學位,現在已在大學內邊當正敎授了,目前收入可能比不上推銷員,但在聲望上,卻有較高的成就。

這就是中國人與美國人不同的地方。美國人但求「學以致財」,就造成美國處處都是學非所用的現象。

據說,大學內邊,有一些學生,用盡一切的方法,來保持他的學籍。

保持學籍的目的,不在於能夠畢業,而在有了學籍,就可以做學校球隊的隊員。到何時才不要學籍呢?在於球赛成名之後,有職業球隊聘他做職業球員,一做了球員,射學位就掉頭不顧。

一般職業球員,年薪在一百萬元上下。一個成績優異的博士,初出身的時候,都沒有這一個收入。

此無怪,和美國的大學生談話,他們不以學校有多少的諾貝爾獎金獲獎人為榮,而以有多少業餘球員變成職業球員為榮。

美國公立大學,每年要用二萬元訓練一個學生,但是,在一萬人之中,真能學如所用,成為所讀的學科的權威者,據說,不到兩個人。

在這兩個人當中,所謂成就,也不過成為母校的敎授而已。

美國花在敎育上邊的錢雖多,但花得冤枉的錢,實在不少。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