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讀書樂│[梁厚甫]

從前有一篇叫做《四時讀書樂》七言詩。表面上是勸人讀書,而實質上是叫人不讀書。《四時讀書樂》有「綠滿窗前草不除」的話,這就.叫香港人以及其他大都市的人,無法讀書。試想想,在現代大都市內邊,如非鉅富,怎能「綠滿窗前草不除?」

詩中又有:「昨夜簷前葉有聲,籬豆花開蟋蟀鳴」,這也是今天香港人可望而不可即的環境。

記得有一次,我在加州大學的圖書館內讀書,坐在我對面的,是該大學的政治學敎授約翰遜博士。圖書館內邊,突然起了一些小騷動,原來是三點一五級的地震。我自問我讀書的功力,比不上約翰遜博土,我已有所覺,他卻一無所知。他的整個精神,已走到書本內邊,我卻做不到。

到騷動完了之後,他依然的讀下去,到他把書讀完以後,我向他提起這一件事情,他望一望牆上的掛畫,並沒有偏斜,笑道:如果地震,也不會太大。稍後,他怕我說他是書獃,向我解釋,他在家中讀書,他的太太經常開錄音機,放的士高音樂。他的耳可能有黙毛病。

其實,讀書之樂,就樂在這一個地方。約翰遜的耳朶並沒有失聰,平日和他往還,知得淸楚,但一展卷,他的確是失聰了。

讀書非讀到失聰的程度,是不能進入超神人化的境界的。這位博士有一個本事,的確是過目不忘。我曾問過他的過目不忘的秘密,他說不出來,現在我倒明白了,只要精神專一,就可以過目不忘。

記得年前在香港大會堂圖書館內認識一個小孩了。

小孩子吿訴我,在家中,父母經常吵架,他非到圖書館不能讀書。肯到圖書館讀書,當然是好孩子,但是,論到到家,這小孩子還未到家的。

父母一邊吵架,自己依然充耳不聞,才算得是上乘。
讀書,當然以找到寧靜的環境為好,但必要養成自己在不寧靜的環境下,也能讀書的習慣。此點是讀書人所宜知。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