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核子發電│[梁厚甫]

現在舉世都擔心能源恐慌,但是,能源恐慌並不是一件無法尅制的問題,比方說,核子發電,在今後一千年內,至少是可靠的辦法。因為,核子發電的原料,是不愁缺乏的。

但是,一般人對這一條坦途,卻避而不談。這是甚麽原因呢?其實是受了美國的影響,而美國發出這樣的影響,是無可饒恕的。

首先,核子發電,並不是太過危險的事情,如果由工程師以至技術人員,都有敬業樂業的精神,核子發電的危險,可以降至於零。但是,美國有「三里島」核子工廠的洩漏輻射的成例。「三里島」之所以洩漏輻射,一由於承製設備的工廠,偸工減料,二由於工程師以及技術人員,不無官僚主義,以此,就喧騰了起來。

事實上,「三里島」之洩漏輻射,迄今還未弄出人命,何必大驚小怪。

然而這並不是重要的原因,重要的原因,在於美國有一部份人,利用核子發電問題,作為政治資本,許多政客,利用核子發電的危險,來攻擊對方。例如目前的加州州長布朗,就經常用這一件事來和列根總統開玩笑,目的無他,在於再過三年,就想問鼎白宮而已。

核子發電,是高度的技術問題,一般人不容易明白,而一般人也不想向科學家來求敎。政客說,這是危險已極的事於是乎,就一犬吠影,百犬吠聲了。

法國人倒是能沉得住氣的。法國人一聲不響,努力去發展核子發電。法國人知道這是一件危險的事情,但小心便可以克服危險。大概若干年後,不論世界石油的供銷情況如何,法國人可以「印印腳」,絲毫無所用心,因為法國的核電,已用之不盡了。美國雖然是科學先進的國家,今天的美國,已被奇奇怪怪的社會思想,窒息到頭頭是黑了。美國今天的年青人,大談老莊哲學,大談回復自然,大大提倡無政府主義,那真是「陸榮廷睇相,冇衰攞嚟衰」。看美國,必要看透這一層。往日我們可以「唯美主義」,今天如果「唯美主義」,提防碰到頭破血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