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知耻近乎勇」│[梁厚甫]

古人有一句話:「知恥近乎勇。」又有一句話:「覺今是而昨非。」這兩句話,我們如果加以統一起來,有時實際不容易。

從前讓淸人筆記(現在已記不起書名了),當洪承疇要棄明投淸的時候,幕客們把他弄到頭昏眼花。一批幕客說:棄明投淸是做貳臣,做貳臣是可恥的。知恥近乎勇,不知恥就是無勇。如果是文官,倒無所謂,恰好洪承疇正是武官。武官無勇,那就甚麽都完了。但是另外一批幕客說:古人有言,覺今是而昨非,今是昨非,亦名從善如流,並無可恥。棄明投淸也是從善,從善有甚麽可恥的地方。結果,洪承疇就投淸了。

究竟那一批幕客的話有道理?其實是很容易解決的。這要看自己所處的是甚麽的社會,要看自己的思想是古代的封建思想,還是現代的民主思想。在封建思想下邊,是絕對不許有貳臣的。其實,貳臣原不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情,只是封建思想,要求人以性命來忠君,因而貳臣可恥,絕不容有改變的餘地。但是,在民主思想之下,既沒有了君,自然能容許人們有「今是昨非」的觀念,此所以,在美國內邊,有人今天是共和黨,明天是民主黨,不發生「知恥近乎勇」的問題,實際還可以改變一個字,成為「知恥近乎庸」。

其實,不光是「忠君」如此,「從夫」也是如此。在封建思想之下,對丈夫,是一與之齊,終身不改的。

但是,現在受過民主思想的女人,已經知道,終身不改是笨蛋。

一般來講,現代女人的思想,比男人的思想要進步一點。女人對改嫁如食生菜,男人對承認錯誤,就如牽牛上樹。

換一句話也是說,女人受民主思想的洗禮容易,而男人受民主思想的洗禮艱難。

為甚麽會這樣呢?因為在封建的時代裏,男人是得利者,女人是受壓迫者,此所以,男人對封建主義,有思古之幽情,而女人沒有。

恥,有古今之不同,因而,今天的女人,每一個都是勇者,因為她們不知恥。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