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自由有好壞之分?│[梁厚甫]

看到香港報紙上有篇像是學術性的文章,有人寫道:「把自由分為言論自由,嫖妓自由……便很容易看到自由好、壞之分。」不禁跳了起來。

所以要跳了起來,因為,自由的好壞,完全寄存於自由義界的寬嚴。例如同是言論自由,可以是好的(建設性的),也可能是壞的(誹謗性的)。但是,世間除了思想、言論、出版等等合法行為之外,不能來一個「嫖妓自由」。吸毒早已被法律所排除,故不可能有自由。

自由這一個名詞之所以有神秘感,就因為自由是一個相對的觀念,而不是絕對的觀念。正因為是相對的觀念,人們只能爭取最高限度的自由,而不可能爭取無限度的自由。自由只能以合法的行為為限,而不可能是不合法的行為。

談到自由,我們不能不注意它發展的歷史。封建社會打倒以後,人們就取得了自由。不過,有了自由,也有了問題。人類之有自由,等於人類之有性慾,如果不予限制,不設立權界,甚麽亂子都可以鬧出來。民主、權利與義務、人權、法律,都是為着處理自由而產生的。我們可以說,民主即自由,人權即是自由,但是,我們卻不能不注意這些觀念產生的先後,最先產生的觀念是自由。有了自由,才有其他。

中世紀的時候,歐洲有「文藝復興」。「文藝復興」,學人們名為「人類的自覺」。「人類的自覺」,即是人類開始重視自由了。

沒有民主法制就不能有自由,等於沒有婚姻下不能有性慾。但是,在法制以外的「自由」不能叫做自由,僅能叫做行為,在婚姻以外的性慾,不能叫做通奸自由,而僅可以叫做通奸行為。

一切自由,其起碼的條件必要是合法的,嫖妓之所以不成為自由,理由在此。

人們打架的時候,叫道:「我是奉旨來打你的。」這句話,就是企圖建立「打架自由」,但是,打架自由,始終不能建立。因為,奉旨之旨,不知來自何處。

人們對名詞,必須審愼應用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