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均衡│[梁厚甫]

以往的人的最高境界,是希望盡善盡美。現代的人的最高境界,是希望均衡。

舉例來講,現在美蘇兩國對峙,有人希望,美國的國力突然增加起來,增加到蘇聯不敢動彈,於是世界相安無事。這就叫做盡善盡美。不過,這樣的盡善盡美,是否有可能呢?這是完全沒有可能的。因為今天的世界,在科技上,任何一方面,都有人於一夜之間,而予以突破。一突破了,盡善盡美,就由一方而移至對方。例如美國有一個時期是獨佔核武器的,但不久以後,蘇聨就獨佔導彈的技術了。導彈與核彈的關係,等於子彈與手槍的關係,有子彈而沒有手槍,不能殺人,有手槍而沒有子禪,也不能殺人。

後來,再由有核彈而兼有導彈,有導彈而兼有核彈,成為均衡的境界。實際均衡的境界,方是最美抄的境界。

換言之,作為今天的人,必要認定均衡才是至善至美,而不能認為一方逹到最高的境界,才是至善至美。

其實,這樣的說法,聽來雖似新鮮,實際並不新鮮的。

以人身為例,我們不能認為血壓愈高愈好,也不能認為血壓愈低愈好。

孔子提倡中庸之道。中庸之道,就是均衡。老子認為知是不辱,知止不殆,知是與知止的時候,就是均衡的時候。

人家拜壽,你祝人家長命百歲,是合適的。百歲雖然偏高一點,但不見得完全不可能。甚而不能百歲,只得九十五歲,也屬不錯了。

如果人家拜壽,而你高呼萬歲,這就壞了。壞在萬歲絕無可能。你祝人家萬歲,說明你之虚偽。

這叫做「過猶不及」。祝人家萬歲,等於沒有說。

如果說,古今有所不同,由盡善盡美而變為均衡,就是古今之不同。

這是哲學上的一件大事情,要做現代的人,應懂得古今哲學觀念上的一個大轉變。

古人的世界的範圍並不大,故思想上可以走極端,但是,現在世界大了,走極端便是不對。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