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美國的小賬│[梁厚甫]

在美國上餐室,最麻煩的問題,是付小賬。如何的付小賬,以及付小賬多少,本身是一種學問。

大概在三年之前,在美國的東面如紐約和華盛頓等地,要付小賬15%,在西面如三藩市洛杉磯等地,則付10%。這時還算不錯。

但是,自從美國強度通貨膨脹以後,付小賬的問題,就令人頭痛了。

從原理來講,付小賬是和通貨膨脹沒有關係的。

通貨膨脹,餐室的菜價也同樣膨脹,菜價膨脹以後,小賬也同樣膨脹,本來是不會發生問題
的,但是,問題卻會發生。

月前有一次,我在紐約的餐室內邊吃東西,我吃了十塊錢,給一元五角的小賬,那侍者從枱上用右手一撥,用左手接着,但她的左手,故意不和小賬接應,撥到地下。她不俯身來拾,掉頭而去。

她的行徑,顯然是向我來表示,一塊五角錢,不在乎,不要也算了。

事實上,我除得到了她的訊息以外,我也知道,她不拾這一塊五角錢,這一塊五角錢是不會跑掉的。地方是她的地方,我走了以後,她一樣的可以拾起來,她此舉,為着把顔色給我來看。

後來我知道,現在紐約的小賬,已漲到20%了,如果當天我付兩塊錢,我就不會受到凌辱。

但是,多付五角錢,問題不大,大在付了以後,條氣唔順。

這家餐室以往的菜價,是七塊錢。七塊錢的時候,15%的小賬是一元;現在是十塊錢,付一元五角,明明是多了,為甚麽還不滿意呢?為甚麽要把比率漲為20%呢?

幸而這一個現象,僅出現於唐人街的餐室,唐人街的餐室,我從來是不大去的。

我現在定下一條規律,要在外邊吃東西,如果不在俱樂部內邊來吃就到自助餐室去,為的是避免小賬。

吃中國餐嗎?除非你用匕首放到我的頭上。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