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日本敎授的一本書│[梁厚甫]

有一位洛杉磯加州大學的日本敎授,名叫威廉•大內,他是美國工業管理學的權威之一。最近他寫了一本書,比較美國與日本工業管理學問的異同。這一本書,嚇壞了美國許多大公司和大工廠的主持人。

原來近日美國做工業的人,對日本的工業,無法不寫上了一個「服」字.。就事實而論事實,日本的汽車,目前幾於佔領了美國的市場。以往美國無法生產儉油的汽車,現在可以生產了,但美國的儉油汽車,無法賣得出去,美國人依然要買日本汽車。

美國硏究工業的人就「賴地硬」。認為日本工業之所以比美國進步,一由於日本的人工較平,二由於日本的機器較新,三由於日本政府以億億萬萬的現金來津貼工業。現在,朗奴列根政府主張減税,認為滅稅之後,工廠就可以把退回的稅款添匱機器,添匱機器之後,生產就可以增加了。

大內敎授認為並不如此。大內敎授認為,美國的工廠,僱主與僱員之間,處於敵對的狀態,而日本工廠,僱主與僱員之間,是一個「一團和氣」的「大家庭」。這一個現狀之形成,是由於美國與日本,屬於兩個不同的社會。美國是自由主義的社會,一般人的親念,認為僱主給我以多少的權利,我就給予僱主以多少的義務。如果少了一分錢,我就可以「蟬曳殘聲過別枝」。日本是亞洲人的社會,日本工人之視東主,有如良師,有如益友,有如家長,權利義務之外,還有感情。金錢少了一點,可以用感情來補是。

大內敎授雖沒有明言,但是美國人就怕得要命。大內敎授的心內邊,等於說:今後辦工業,已經不是西方人的世界,而是東方人的世界了。

西方人天天的談權利義務,西方人無法創製東家與西家的感情。

東西兩家之間沒有感情,生產是無法提高的。

日本有一些工廠,工資並不很高,但是工人的成績異常超卓。

日本的本田汽車初辦的時候,就是如此了。

這樣的奇蹟,美國是無法辦得到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