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抵制國貨才是愛國」│[梁厚甫]

假如你提倡,「抵制國貨才是愛國」,大概你一定被人家目為狂人。但是,在美國,「抵制國貨才是愛國」的思想然自成一說,我們如果加以評定,似乎應該說:美國國內的狂人,實在不少。

美國有所謂「講時事電台」,即是由電台主持人撥出一定的時間,任由聽眾打電話到來,討論時事,一問一答。打開這樣的電台一聽,你會噴飯。

最近美國有人提倡,日本的汽車,搶走了美國汽車的市場,因而,美國必須要求日本,自動減少汽車入口。於是乎,有人動火下,認為限制日本汽車入口,並不是愛國的行動。在「講時事電台」上邊,聽到不少的「高論」。

「高論」也有合理與不合理之分,有些高論,是可以勉強說得過去的。例如說,美國要反蘇,不能不依靠盟國,要盟國幫忙,就要給盟國一點「甜頭」,讓日本汽車多銷美國,就是「甜頭」。如果日本得不到「甜頭」,日本不反蘇,美國便不知如何是好。德國的汽車也銷美國,因此,德國與日本事同一律。這是「跪倒餵猪乸,睇在反蘇份上」。這還可以說得過去。但是,有一些高論,實在妙不可言。有人認為,銷美的日本車和德國汽車,主要投資的人,都是美國國內的汽車公司,例如福特汽車公司,在國外投資,實在不少。所以,外國汽車與美國汽車,實在是同一的淵源,美國沒有歧視外國汽車的理由。主持這樣的理論的人,一下便知,這是外國的說客,因為,美國銷售外國汽車,至少會益了外國的工人也。

有人認為,有競爭才有進步。外國汽車來得愈多,美國國內的汽車,才會繼長增高。這也是怪論,外國汽車已在美國行銷了十多年,幾時看到美國汽車有進步。美國是民主國家,民主國家者,就是人人都有發怪論的自由,你如果禁制怪論,結果便變成為不民主。

羅曼羅蘭說,自由自由,多少人假你的名義來騙人。現在也可以套上了這一句話,說道:民主民主,多少人假你的名義來發怪論。我的怪論是:美國的月亮,比任何地方的月亮都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