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遊戲人間的哲學│[梁厚甫]

不可不知,今天的美國人,有一種「遊戲人間哲學」。

「遊戲人間哲學」,本來是一個生活無憂的人,或者是一個生活無憂的社會的產品。我們看到下有錢人家的子弟,覺得他們有一種「不在乎」的神氣,其實,這一種神氣,就是「遊戲人間哲學」的表現。

一個遇事認真的人,一個小心眼的人,一望而知,這一個人正在向上爬,到他成功以後,他就不會那樣緊張了。

大概在二30年前,美國回來的留學生經常說,美國人認為時間就是金錢,美國人忙到不可開交,在街上,人碰人,連道歉都沒有一句。

我在20年前去美國,去到之後,我第一個印象就是,美國回來的留學生吹牛,美國人不見得忙到不可開交。在我初到美國的時候,美國人認為時間就是金錢的例子,還是有的,那就是叫一個姐兒回來陪你的時候,四小時與全晚,取價不同。到今天,情形兩樣了,「友誼賽」的事情,時時可以碰到,這就說明,美國人並不太忙了,時間就是金錢的觀念,已經減弱了。

替代「時間就是金錢」的觀念的,是「遊戲人間的哲學」。

甚麽叫做「遊數人間的哲學」?用一個例子就可以說明。昨天我去見一個美國醫生,他本來是我的朋友,他替我診完之後,我便吿辭。他問我去甚麽地方,我說:「去喝一杯咖啡。反正我不像你,我不是忙人。」我說完之後,這個醫生道:「我也去,我陪陪你。」我說:「候診室中滿了人,你能去嗎?」他說:「媽的,讓他們等好了,反正他們有病,不能不看我。多等一兩個鐘頭,問題不大。我們走橫門。」去到咖啡室之後,我們聊天,聊了一個鐘頭,醫生才懶洋洋的回事務所去。

依我的硏究,這樣的醫生,在30年前的美國,是不會有的。這樣的醫生,是近年美國的產品。

問題是:何以近年美國,會產生這樣的醫生?

是不是美國的社會由盛而衰的表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