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美國最基本的問題│[梁厚甫]

近年美國出現經濟衰退以後,人們感覺到,美國處處都出現問題,幾於美國問題之多,是說之不盡的。

為甚麽美國會這樣的倒霉呢?其實祗有一句話,美國是多民族的國家,而不是一民族的國家。

香港人有一個觀念,是「散仔館」,散仔館者,是散仔聚集的地方,散仔聚集的目的,在於搵世界。對搵世界是有感情的,對這一家散仔館是沒有感情的。散仔與散仔之間,也沒有感情的。所以,美國興盛起來的時候,會興盛到加零一;但是,衰落起來的時候,也衰落到加零一。

用美國和德國來比較,美國就瞠乎德國之後。德國人一起床,伸完懶腰之後,就想到日耳曼民族;美國人伸懶腰之前,伸懶腰之後,都想到自己。

蔡公時有過兩句詩:「如今大地非無主,不信權奸尙有頭。」因為大地有主,所以權奸無頭。美國的毛病,就在於大地無主。誰是美國大地之主,嚴格說起來,是美國的紅人。但美國的紅人,已被他民族反客為主了。他民族反客為主之後,卻變成為,誰也不能為主,誰也不願作主。黑人自然不能為美國之主,白人又如何呢?沒有一個白人敢作主。

美國建國之初,權力較大的,是英國人,這時還屬不錯,但是,後來其他的民美國來的,愈來愈多了。

我們應該這樣的看,日本、法國、都是一家組織嚴密的公司,而美國不過是一家俱樂部而已。如果一家組織嚴密的公司,眞的和一家俱樂部較量起來,不能不懷疑,最後失畋的,會是俱樂部。

今天美國最受困擾的是石油問題,石油問題之所以起來,由於美國當年要支持以色列建國而開罪了阿拉伯人。那寧不是俱樂部由於一部份會員弄權而做成了錯事。

做錯事的責任,是由整個俱樂部來承擔的。

俱樂部承擔了錯誤之後,而當年弄權那一批會員,卻逍遙法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