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西方學人對孔子之尊崇 │[梁厚甫]

一般來講,西方學人(包括美英法德蘇在內)對孔子,無不推崇備至。以美國而論,如華盛頓(州)大學所藏的儒家書籍,比之許多地方,都見完備。這些硏究中國古籍的學人,不叫做「中國通」(CHINA WATCHER)而叫做支那專家(SINOLOGIST)。

六十年前,法國的支那專家,名堂最響,近年蘇聯對於中國古籍的硏究,反而後來居上。蘇聯有支那學院,所出版的書籍已翻成英文者,無慮二千多冊。未翻的約符此數。

首先,我們不要太過天真,以為西方人既然這樣的尊崇孔子,我們東方人如果不能趕過他們,至少也要追上他們。

這是大可不必的。西方論孔孟的書,特別側重於孔孟的服從的思想,如忠如孝如悌,無不加以特別強調,但是,一些反抗的思想,便輕輕帶過。

西方為甚麽重視東方的服從思想,寫公仔不要把腸臓寫出來了,大家心照便算。

記得有一次,我走到一家美國大學的東方宗敎藏書室中,佛敎、道敎之外,還有所謂「孔敎」;孔子學說,能否成敎,姑不去管它,叫我不能不矚目驚心的,就是各種宗敎藏書的比例,實在失調。回敎是東方的一個大敎,但回敎藏書的數量,遠不及其他宗敎之多。回敎的著作不少,但西方國家,總是有意加以壓抑。

這不但我有這樣的感覺,當時我碰到一個伊朗的靑年人,對此事也咬牙切齒。

回敎和樓斯林的典籍何以會受到壓抑,因為在各種宗敎之中,回敎最具有不妥協性。西方國家對東方人不妥協性,是有點熬不住的。

如果不是有心壓抑回敎書籍,為甚麽回敎的書籍的數量之少,竟與希伯萊敎相等。

對孔子思想的硏究,我們不能靠西方人,而要靠自己。

對孔子的評價,我們也不要靠西方人,而要靠自己。

書,是人人能讀的,西方人並不是讀不通中國的書,而是讀通了,故意上下其手。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