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走後門」與「黃牛黨」 │[梁厚甫]

在任何的社會內邊,都會出現「走後門」和「黃牛黨」(即炒賣船票和數票等),而且「黃牛黨」的手法往往是「走後門」,而「走後門」之所得,往往會變成為「黃牛黨」的炒賣對象。

不過,「走後門」與「黃牛黨」,是甚麽性質的問題呢?是道德的問題嗎?是法津的問題嗎?世人往往有很大的誤解。

其實,「走後門」與「黃牛黨」,均屬於經濟的問題,和道德與法律,均沒有直接的關係。

誠然,加強道德敎育,或者「治亂世用重典」,可以令到一「走後門」與「黃牛黨」之風稍戢,但不是有效的法門。

「走後門」與「黃牛黨」,純粹是經濟的問題,也純粹是供求的問題,如果不正視其為經濟問題,不從供求方面來解決,只能治絲而益棼。

當通貨膨脹物價上揚的時候,人們會大叫奸商操縱。這個奸字其實是十分寃枉的。只要是商人,就不能不依照經濟的規律辦事,銀紙不值錢,要就是把貨物來驀積,要就是把物價來抬高,那是在商言商,一點奸都沒有。

最近,墨西哥通貨膨脹加劇,墨幣披索不值錢,市面出現黃牛,買一塊麵包,都要走後門,於是墨西哥便處處都是奸商操縱之聲,那是天下間最大的寃枉事。墨西哥的商人,只是盡了商人的天職,可以居奇便居奇,可以抬價就抬價,絲毫沒有錯處。

不過,墨西哥還算是現代的國家,大罵奸商操縱的人,只限於墨西哥的低級官員,只限於那些沒有受過敎育的人。墨西哥的高官,卻懂得經濟。財政部長飛到紐約去,和美國的銀行界商置,放長墨國向外借款的償還期限,一下子就把披索的價值穩定下來,於是,一夜之間,墨西哥的黃牛不見了,後門也杜塞了。此事實在是向全世界說明,黃牛與後門,實際是經濟上的現象。

這一次墨西哥的經濟風波,是給予舉世的人們以一個良好的敎訓。經濟上的問題,是不能用經濟以外的方法來解決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