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盲目約會│[梁厚甫]

美國人有所謂「盲目約會」(BLIND DATE)。這就是說,介紹一個男朋友給女孩子,或者介紹一個女朋友給男孩子,事前兩不相識,見面以後,才知怎樣。

中國盲婚的時代,也有所謂「相睇」,「相睇」也是盲目約會之一種。我們都是現代人,沒有經過「相睇」的滋味,事實上,「相睇」的心情,我們每天都有的。那就是讀書。

在報紙上邊看到書籍的廣吿,把書買回來。打開一看,有時是相逢恨晚,有時是胸中作悶。因此,我經常說,買新書,有如「盲目約會」。

選書不能不靠廣吿,不能不靠朋友介紹。廣吿與朋友等於媒人,但廣吿和朋友的話,未必可靠。依我的統計,靠廣吿而買來的書,真的能合意者,不到百份之二十五,靠朋友介紹

而買來的書,合意者稍為高一點但亦不會超過百份之三十。

現在,美國的大圖書館,已有了新的出版書籍介紹室。其法,圖書館與各大書商取得聯繫,新書出版之前,由書商先交一本給圖書館。

圖書館除了張貼摘要,介紹書籍內容之外,並且可以提供書籍,給人來閱讓。閱讀的時間長短,#情形來規定。如果沒有待閱的人,可以把新書讀半小時,如果待閱的人多,有時短到十五分鐘。書籍要在館內來讀絕對不能借出。

這不是「相睇」而是「試婚」,有了這樣的新服務之後,凡是愛看書的人,無不感到方便。

利用這一個服務,每年在買書方面,可以省不少的寃枉錢。

有人在書店內邊「打書釘」,不過,在書店站著來看書,總不及在圖書館來看方便。圖書館有了這樣服務之後,可以令到書店不會人頭湧湧。

認為,美國圖書館這一種新服務,世界各地,均值得取法。

也可以鼓勵市民,多到圖書館,也可以避免市民,受了廣吿的蒙蔽。

對於鼓動讀書風氣是有益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