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自捲香烟│[梁厚甫]

今天美國最趨時的事情,無過於吸食自捲的香烟。

以往,美國西方州份的「牛仔」,是愛吸自捲香烟的。把菸草從一個布袋掏出來,玫在一張捲菸紙上,巧妙的捲成一個小卷,然後用口水加以沾濡,變成為一支香烟。

現在,自捲香烟的方法進步了。有一些法國製的烟紙,上邊有膠質的,捲成一支香烟之後,用力一壓,便粘得異常牢固。

為甚麽吸食自捲香烟是趨時的事情呢?因為,吸食大麻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大麻放在自捲的香烟內邊。

美國的法律,販賣、藏有、運輸大麻是違法的,但吸食大麻,並不違法。因此,今天美國的靑年人,特別是「汎愛主義者」,都吸食大麻,口中啣一支自捲的香烟,就標誌著自己是年靑的一代。

不但靑年人愛吸自捲香烟,甚而大學敎授和高級知識份子的口上,也啣一支自捲香烟。

筆者向來不吸食大麻,但是,自捲香烟的設備是有的。為甚麽要有這樣的設備呢?因為,這樣的設備,有時可以派用場。

假定說,你要去訪問一個大學敎授,或者要走到靑年人的中間,去硏究他們的思想型態,你如果口上不啣一支自捲香烟,就格格不相入。

即使自捲香烟是偽裝的,自捲香烟內邊是沒有大麻的,也可以把它作為表現自己思想淸新的標誌。

去年,筆者到巴克萊城的加州大學去。去到之後,去到該大學的自助咖啡室內邊,同座的雖有幾個靑年人,但他們對筆者不理不睐。

後來筆者把自捲香烟啣在口上,他們便引為知己了。

後來訪問一位經濟學敎授,走到他的寫字間內邊,看到他正在捲著香烟,然後知道,這樣的嗜好,連高級知識份子都不能免。

以往,口啣烟斗,是高級知識份子的標誌,現在,烟斗落伍了,代之而興的,卻是自捲香烟。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