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橘過淮則為枳│[梁厚甫]

美國是多民族的國家,美國人,實際就是法國人荷蘭人丹麥人等等的後裔。

不過,和一個仍然住在荷蘭的荷蘭靑年人談話,又和一個在美國出生的荷裔靑年人談話,你會覺得,他們實際有所不同。

你會覺得,住在荷蘭的靑年人,對荷蘭,有其歸屬感,你又會覺得,他願受荷蘭傳統所縛束;但是,同樣的一個荷蘭靑年人,只要在美國出生,他的氣慨,就有所不同了,他具有叛逆的性格,視傳統如無物。

曾在一個法裔的美國家庭中作客,共進晚餐。在晚餐席上,做母親的人,吿誠她的七歲的女兒,叫她當心的選擇朋友,如果再把不良的習慣帶回家中,當心受著懲罰。不料那七歲的女兒,板著面孔說道:「你的規條,我聽得多了。難道你會進行懲罰,我不會離家出走嗎?」

美國離家出走的小孩子,其數量之多,多到無法勝數。強半都由於反對父母所訂下的規條,而一走了之的。這些離家出走的小孩,不少受了警察的勸諭,最後終以喜劇收場。

以喜劇收場的,都以十二歲以下的為限,如果超過了十二歲的,即使送回家中,不久又再離家出走。

不能籠統的說:美國的頑童多,實則出現叛逆的靑年人,有美國社會上的成因與背景。因為,離家出走的兒童的父母,當他們做小孩子的時候,他們有可能也曾幹過離家出走這一套的。

中國人遇到自己的孩子離家出走,就奔走駭汗,美國人卻處之泰然,有些做父母的,會從事於自我檢討,當孩子回家的時候,會向孩子道歉。

這因為,美國自始就是冒險家的樂園。

由祖父而父,由父而子,都有冒險家的性格。

從美國人的性格而論,美國經常是一個待發的火山。

當美國民豐物阜的時候,這一個待發的火山,可能還看不到火燄,如果長期經濟失調,就不堪設想。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