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半杯酒│[梁厚甫]

美國有一個極端流行的談話資料,認為一個樂觀者與一個悲觀者的劃分,就是:當他們面對半杯酒的時候,悲觀者會說:酒只餘半杯了,如果再喝下去,快沒有了;樂觀者會說:酒還有半杯,以後還可以喝。

這樣的說法,本身相當有趣,同是半杯酒,可以分別表現兩種人。

不但本身有趣,實際也說明哲學上的一個問題,同是半杯酒,可以引起兩個人不同的心境,那就表明哲學上的唯心主義,本身不是沒有毛病。

其實,半杯酒就是半杯酒,你無論採取樂觀的看法還是悲觀的#法,其後果都是由採取悲觀或者樂觀的人自己負責,與那半杯酒毫無關係。

由此可以看到,不論是悲觀或者樂觀的人,都是脫離實際,自己麻醉自己,均不能實事求是。

如果實事求是,那末,半杯酒就是半杯酒。不喝,半杯酒還在那裏,如果要喝,就不能不另尋酒源,找不到,不容你不悲觀。

在美國全盛時代的時候,美國人的唯心主義,不會出現甚麼毛病。現在的美國,雖未全衰,但當然已經不是全盛,因而,對半杯酒而大感樂觀的人,變成為累人不淺。

舉例來說,今天美國的當路者,認為要美國工業復興,易如反掌。

只要政府對工業界減輕一下租税,工業界就有餘資購置概器生財,因而美國便復興在望。

這樣的想法和做法,已經想了或做了近兩年了,但是,美國之復興,依然毫無朕兆,那是面對半杯酒而大感樂觀的人所不能逃避的命運。

但憑主觀的想法,而作毫無基礎的樂觀,其勢必然以希望來收場。以近年美國的工業而論,其主要的癥結,一在於美國工業上所用的機器,已經陳舊;二在於美國的工資,其高度為世界之冠。以貴人工來用陳舊的機器,工業品自然沒有競爭能力。這些困難,不是用戔戔的錢所能改變的。但由於美國人樂觀不根據於事實,其勢必然是一錯再錯。由此,半杯酒便是半杯酒,樂觀是無用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