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父女商店 │[梁厚甫]

從十七世紀開始,英國人就有父子公司或者兄弟公司,此風傳到美國,父子公司和兄弟公司,矚目皆是。

此本來是極端平常的事情。最近,碰到一個美國的「婦解」份子,她憤憤不平,她說:矚目都是父子公司,而沒有父女商店,這是人間何世!

其實,向我來發睥氣是沒有用的,如果要有父女商店,那末,回家向父親申請,請他拿錢來開一家父女商店好了,如果父親不同意,和母親來一家母女商店,也頗別緻。如果母親也不同意,和姐姐來一家姊妹商店,有何不可。

不過,細心想一下,世界之大,以父女、母女、姊妹來命名的商店,實在不多。記得數十年之前香港有一家七姊妹商店,後來才知道,七姊妹商店,是以地為名的,店中每一個股東,都是男子漢。

談到女人與商業的關係,中國人比美國人進步得多。中國的北方,早有「夫妻店」的名義。夫妻共營一家小飯店,人們就稱之為「夫妻店」。中國雖有「夫妻店」的觀念,但還沒有人把夫妻店的名義,寫到招牌上邊。如果寫到招牌上邊,美國的婦解份子,就會拜服到五體投地了。

《水滸傳》內張靑所開的人肉饅頭飯店,是夫妻店的先河。

今天,在唐人街內邊,由夫妻經營的飯店實不在少。他們儘管以「家庭烹飪」為標榜,但不肯寫上「夫妻店」的名字。如果招牌上寫上夫妻店,「家庭烹飪」已盡在不言中了。且說美國的「婦解份子」,實在是「生人勿近」的動物,她們對男女的關係,有時敏感到令人討厭。

我們看到父子商店,已經習以為常,從來不感到有問題,只有「婦解份子」,才會撥草尋蛇。

其實,即使滿街都是父女商店,如果美國的重男輕女的法律不改,男女同工同酬的現象,依然無法改變的。

香港的婦解份子,不如美國之囂張,這也許是,香港的女人麻木;也許是,香港的女權已經高張。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