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繩其祖武與反其祖武 │[梁厚甫]

中國人對自己的下一代,都希望其能「繩其祖武」或者「克紹箕裘」。因此,不少中國人以繩武或者紹箕來命名。

你頌揚中國人,說他是克家令子,或者書香世代,中國人會受下來,但是,你如果向美國靑年人,上這樣的頌詞,如果他不一拳打過來,至少也會認為你是拍錯了馬腿。

美國靑年人經常有這樣的心理:和人家一樣,那就是毫無長進,必要能勝過人家。所謂人家,包括自己的父祖在內。因此,繩其祖武的,不是克家令子;克家令子,必要能反其祖武。

美國靑年人之所以有這樣的表現,由於二百多年前的美國,本來就是冒險家的樂園。歐洲人來美國,為的是闖世界,但求自己能活下去,進一步而發財,根本不知道前人所定下的任何規律。

美國人對自由,另有一個定義,即是:自由者,不受前人縛束之謂。一個離家出走的小姑娘,對人說,我是自由主義者。她不是和你談政治上的自由,她心目中的自由,就是反對她的父母。

我對美國的事物,很少予以期許,但美國靑年人反傳統的精神,的確是令人肅然起敬。美國靑年人經常記得推陳出新四個字,新就是好,舊就是壞。

世界上有任何的新思想,都率先被美國靑年人所接納。

英國可以有保守黨,但美國卻不容易有保守主義。

列根政府之所以叢脞一身,就是掛錯了保守主義的招牌。

在美國,你如果思想保守,你只好自己知道,決不能吿訴家人,一宣於口,便會遇到阻力。

今天美國靑年誠然是反對保守,當年的中年人和老年人,亦何嘗不是反對保守的,年老了,事業有基礎了,可能不如靑年時代的偏激。

但是,美國每一個老年人,當年也有過偏激的行徑的。美國人,始終脫不了冒險家的色彩。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