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客隨筆:美國的手槍問題│[梁厚甫]

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都不會發生手槍問題。例如香港,你要持有一支手槍,就去領照。如果手槍失去了,就去報失。手槍登記的制度完整,盗匪雖然仍可以通過其他的方法,得到手槍,但畢竟不容易,因此,手槍不會有許多的問題。

在美國則不然,手槍問題,嚴重到無以復加,甚而總統競選,手槍問題也成為話題之一。

何以會這樣呢?因為美國規模甚大的手槍工廠,有八九家之多,每一家手槍工廠,都想自己的手槍,暢銷無阻,如果政府登記手槍的制度完密,即等於妨碍自己的生意,因而,任何手槍工廠,都視手槍登記制度為眼中之釘。

如何去打倒手槍登記制度呢?手槍工廠就創立理論。第一個理論是:美國憲法,規定任何人都有自衞之權,手槍是自衞武器之一種。如果不令到人家輕易買到手槍,即是剝削了人家自衞之權。

第二個理論是:手槍不能殺人,人才能去殺人。如果政府不令到老百姓挺而走險,則縱使遍地都是手槍,也不會有兇殺及搶劫事件。

這兩個理論,表面看來是言之成理,但實施起來,完全似是而非。

今天的美國,兇殺案之多,不但為世界之最,即以城市的治安而論,亦壞到無與倫比。以筆者個人的感受而論,筆者每次回到香港來,都覺得香港是太平盛世,深夜四五更在馬路上行走,心安理得,從來沒有遇到箍頸的事情。理想上,縱使遇到讓,把身上的財物全部貢獻出來,庶可無事。但是,在美國則不然,財物獻盡以後,還要捱盗匪一槍;盗匪之所以必置之死地而後快,因為一你將來在法庭出作證人。因而美國有了一句口—:你不害人,就得請求上帝庇護,千萬不要在路上遇到行劫。如果遇到行劫,便天國近矣。

在香港是:盗亦有道;在美國是:盗本無道。美國盗之無道,令到大部份而至全部市民,如果不是上夜班,晚上九時以後,就不出街。

這種苦況,香港人是嘗不到的。

美國的手搶問題,既詹樣的嚴重,何以多少年來,美國對手槍問題,始終無法解決呢?主要的原因,在於民主與共和兩黨,以手槍問題,作為自己的政綱。民主黨主張對手槍嚴加限制,民主黨總統上場,開始著手去限制手槍,但手槍工廠的走廊客便出馬了;走廊客雖不能令民主黨改變政綱,但加以延阻,是有可能的。民主黨不能永遠佔據白宮,到民主黨下台,共和黨上台,手槍的限制,就完全放寬。

現在的美國,是共和黨執政,列根總統,囑於共和黨的右派,右派對放寬手槍限制,尤為積極。

現在的美國,已經變成為:只要你口袋內有五十魂錢,你就可以買到一支平常的手槍,有七十塊錢,你就可以買到一支上好的手槍。買手槍不能不到槍店去,去到槍店,成交的時候,槍店照例要你塡一個表。姓名地址雖不一定是真的,但自己的筆迹總不免留下來。

最好的買手槍的辦法,就是去收買人家的當票。美國的押店,可以押入手槍,押人的時候,不記姓名。押一支手槍,大致是二十美元,如果來價是五十元,押二十美元,便虧了三十元。但押完之後,站在押店外邊,自然有人向你收買當票;收買的人,出價四十元,你便多得十元。收買當票的人把當票賣給盗匪,可以得回五十元。換言之,你如果想去行劫,有七十元現金,便可以得到一支手槍。手槍經過押店以後,治安當局,就完全無法追踪。

列根總統明知美國的手槍,容易流人盗匪手中,但他不主張加以禁制,其結果,就是自己遇刺受傷,兇手可以逍遙事外。

關鍵完全在於陪審員,那次行刺列根案件的陪審負,以黑人和女人為多,即使是白皮膚的男陪審員,也是小市民,這三者,平日都不同一根的政策,再加以,列根不主張限制手槍,一彈洞中他的心堂膛,陪審員認為是現眼報。既然是現眼報,兇手縱使不是神經失常,陪審員也認為是神經失常了。

行刺總統而可以逍遙事外的,古今罕見。在美國,是見怪不怪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