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愛屋及烏的問題│[梁厚甫]

華僑的學術界,最近有了一個「愛屋及烏還是愛烏及屋問題」的論爭。

起源是這樣的,有人寫一篇文章,認為中國的文化是崇高的。有人駁他,認為中國文化有些崇高,有些不崇高,如果認為中國文化崇高,就是自滿自是,這不但不是愛國,反而是誤國。於是,雙方就混戰起來。

我向來不做無聊之事,所以沒有參加論爭。

不過,這一個爭論,其實是非常的膚淺。我們應該愛中國,但不應該認為中國一切的東西,都是可愛。愛屋誠然可以及烏,但不愛烏的時候,不等於不愛屋。

在美國來生活,時時都會碰上無妄之災。例如,我不大愛吃中國菜,我要上外國館子,就曾被不少的華僑朋友,罵我不愛國。現在,我生活上已有一條規律,朋友請吃中國飯,我推說有事,不去。我自己上外國館子,永遠不請中國朋友,只請外國朋友,樂得耳根淸淨。

何以華僑認為不吃中國菜就等於不愛中國呢?與其說是出於愛中國之心,不如說是出於愛自己之心。華僑朋友多開所謂「中國餐館」,你提倡吃外國菜,當然妨礙他的生意,於是他就罵你做「本地老番」,明乎他的動機,他的話,當然可以置之不理。

我在報紙上邊寫東西,經常碰上這樣的問題,我對中國的事物,稍作批評,就有人罵我「用夷變夏」。其實,愈是愛中國,愈要把中國事物的缺點揭露出來,不掲露出來,那能有進步!

在今天來講,寫愛中國三個字,可能會有毛病,引起誤會。有時,我不寫「愛中國」三字,而寫「愛中華民族」五個字,寫這五個字,毛病可以較少。但是我一寫這五個字,就悲從中來。在以色列還未建國以前,郇山主義者也經常寫「愛猶太民族」這五個字,因為,當時的猶太民族,沒有國家可愛,只能愛民族了。

想不到我們這一代人,會悲慘到這一個程度。現在德國分為東西,近來德國朋友,口中經常掛着「日耳曼民族」的字眼,德國人倒也甚苦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