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黃牛黨│[梁厚甫]

世上有人誇誇其談,但不知道會引起人們的齒冷。這有兩個例:

一、記得抗戰勝利以後,我從澳門回到廣州去,當時黃牛黨之風甚盛,把物資來炒資,一天之內,物價上升盈倍。於是,有一位達官貴人,在愛群酒店內邊,舉行記者招待會。我應邀出席。這位逹官貴人先則強調「治亂世用重典」,繼則認為廣州物價之上漲,完全由於黃牛黨作祟。我聽到這裏,借小便為名,溜走了。

二、最近大陸的報紙,也大罵人們投機倒把。認為商店出賣鞋子,本來是八塊錢一雙的,但有人在店內大量搶購了,到門外賣十六塊錢一雙,也大罵投機倒把,主張嚴懲。

兩件事,都屬於同一的性質,都是自以為是,而不明白商品與通貨供求的定理。大陸近年把工人的工資提高一點,做法上先有錯誤,不是依據「多勞多獲」的原則來增加,而是普遍的增加,這是不能饒恕的錯誤。即使沒有這樣的錯誤,在決定增加工資之前,未曾考慮到生產是否成為正比例的增加。既未考慮,投機倒把的現象是不能免的。那就是:萬方無罪,罪在朕躬。又如,農民的收入增加了,城市的工業的生產是否對稱的增加。如果不是對稱的增加,農民牧入的增加,不能認為是一件好事,這不過是農村區域性的通貨下而已。

總之一句話,大家都應該正確一個觀念,黃牛黨並不是壞人,黃牛黨不過是經濟學家而己。

以港澳碼頭而論,港澳碼頭經常有黃牛黨炒船票,這問題可從兩方面來解決。從供方來解決,就是每逢週末,開一萬艘水翼船,黃牛黨自然毫無辦法。亦可以從求方來解決,例如除星期六星期日定為「週末」以外,加定星期三、星期四亦為「週末」,過星期三的週末的人,就不能過星期六的週末,這樣一來,也可以解決港澳碼頭的黃牛黨問題。一年定三個春節,三個淸明,也可以解決黃牛黨。黃牛黨是經濟學家。有人在一九四六年的時候,用一萬塊錢,買二十股匯豐銀行股票,現在已可以印印腳。無他,成功的黃牛黨而己。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