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喃喃自語的人│[梁厚甫]

往日的美國,是鋼鐵多、石油多、糧食多、學校多,星期天上禮拜堂的人多。今天的美國,以往多的東西,現在已經不多了,但是,仍有一種東西是多的,就是,在街上碰到喃喃自語的人多。

依精神病醫生的說法,喃喃自語的人,不能說是神經健全,但也不至於妨礙社會的日常生活,故美國的精神病院,不收喃喃自語的人。而喃喃自語的人,仍可以在社會上來活動。

也許是筆者倒霉,上星期一星期之中,碰到八個喃喃自語的美國人,最突出的一個,是在由三藩市到聖荷西城的火車上。這個喃喃自語的人,就坐在我的旁邊。

醫生說,喃喃自語的人,一般來講,都不會打人,但是,最好不和他搭訕。因為和他搭訕以後,他拉着你來談,你就會脫不了身。

聖荷西火車上喃喃自語的人,是一個骨瘦如柴的老者,說話的時候,已經上氣不接下氣,當然不怕他動武,對他反而起了一點同情心。

聽他的喃喃自語,他是一個設計電子計算機的老工程師,在一家美國電子計算機公司內邊做事,已經做了20多年。但是這一家美國公司給日本人收買了。收買該公司的日本人,對於舊職員的留用,有一個標準,凡是知道舊公司的業務秘密和工程秘密,而又肯吿訴日本人的,不但留用,而且加薪。他自己說,他所知的秘密甚多,但是他不肯吿訴日本人,所以他成為一個失業漢。又因為他還未到65歲,不能領美國政府的社會福利金,因而,他就感到前途茫茫。

我聽淸楚他的話以後,我就心生一計,對他笑說,我也是日本人,並不是像你的猜測,以為我是中國人。他一聽到我是日本人,立刻生出了一種自卑感,輕輕的移坐别處了。

今天美國的電子技術界,怕日本人,尤怕過蛇蝎,無他,美國人認為電子技術上,不是日本人的敵手,不能不敬而遠之。

我覺得對這一個美國人,太為殘酷了。不過,我也有我的理由,我的要求是耳根淸淨。

 

Categories: 【放眼世界】, 國際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