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隨筆:再談走廊客│[梁厚甫]

有一個中國人,在華盛頓做走廊客,做得很成功。這個中國人現在已經死去,但他在生的時候,是「中國餐室侍者工會」的走廊客。

「中國餐室侍者工會」為甚麽需要走廊客呢?因為要應付議員和美國的所得稅局。

中國餐室的侍者工資甚少,主要收人的來源,在於收取人客的小賬(華僑稱小賬為花利)。一般來講,人客把小賬給侍者,侍者放入懷中,很難稽考。美國所得税局,為着防止流弊,就向國會請求立法予以防止。立法的目標計有兩項:(一)如果發現中國餐室侍者瞞報小賬,予以較重的刑罰。(二)容許稅局把間諜插入餐室內邊,暗中向稅局報吿瞞税的侍者。

此議為中國餐室侍者所知,不免大起恐慌。中國餐室的侍者,不少為學生所兼任。學生們見聞較廣,故主張聘請走廊客來影響國會。

當時華府有一家走廊客公司,其成員中有一個是中國人,由於言語相通,這個人就做下「中國餐室侍者工會」的走廊客。經過幾年的努力,所得税局終吿讓步。讓步有兩點:(一)根據以往侍者所得小賬的最高平均數與最低平均數,在兩者中間取一數字,作為侍者的起碼小賬數額。數額每地不同,在紐約為每月200元,在華盛頓為每月180元,但求每一個侍者能依最低額納稅,就不再追問。(二)如果侍者不能照最低額納稅時,餐室主人,應向税局證明,侍者的小賬不是最低額早由餐室補貼其生活費。如果侍者或餐室不能完是此項手續,則逃稅的刑罰將特别加重。

經過走廊客作這樣的安排以後,中國餐室的侍者,才不致於惶惶不可終日。從上所述,走廊客的制度,不能說是太壞,如果沒有走廊客的制度,中國餐室侍者就活不下去。不過,如果說,走廊客的制度符合理想,這又不然。「中國餐室侍者工會」經費不多,縱使有了走廊客,也無法行賄。

一些大規模的商業機構僱用走廊客,實際就是行賄的别名。特別是受外國僱用的走廊客,不但行賄,且施美人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