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厚甫文選:美國的「墨裔美國人」問題│[梁厚甫]

5月4日晚,卡特總統飛到洛杉磯,住在一位墨西哥裔美國人的家中。一般美國記者都認為,這是卡特總統為著明年競選的準備。這一個看法不假,美國的總統,經常活動於哥倫比亞特區(華盛頓)內邊,如果到外地去,都有為著爭取選民的嫌疑。不過,美國西南部,雖有不少的「墨裔美國人」,但去能決定總統勝負之途甚遠,卡特總統因此而住在一位「墨裔美國人」的家中,未免陣仗太大。怎樣才能把這一件事情,說到怡然順理呢?應該說:卡特總統有意改進對墨西哥的外交關係。

美國的少數民族,計有黑人、哲康諾人(即墨西哥人,包括合法與不合法的移民在內)、華裔美國人和日裔美國人。先後以人數多少為序。六十年代的時候,黑人曾鬧過風波,我們現在默察一下,黑人在美國的地位,業已改進了一點。哲康諾人的地位,並沒有改進。但是現在美國當局,欲求不改進哲康諾人的地位,也不可能了。這由於,哲康諾人有一個富油的祖國,由於墨西哥在美國的鄰近,運輸便利,即使墨西哥的油價,與中東的油價看齊,美國仍以買墨西哥油為上算。

前年美國和巴拿馬解決運河問題的時候,官方有過一種說法,認為此事具有安撫墨西哥的意義。美國為甚麼突然要去安撫墨西哥,當時不明不白,現在才明白。原來美國官方早已暗知道墨西哥是富油國,故特別把它提出來。事實上,當時每一個中南美國家都反對巴拿馬運河的既成狀態,豈獨墨西哥為然。

歴史上,美國是對不起墨西哥的,現在美國的得克薩斯州、新墨西哥州、亞利桑那州、加里福尼亞州,都是墨西哥的失土。經濟上,美亦曾給予以墨西哥的苦難。科羅拉多河上游在美國,下游在墨西哥。美國農民,為求多取水源,在河的兩岸鑿深井。好的水源,早被吸去,留下來的鹹水,才流到墨西哥來,以此墨西哥赤地千里。多少年來,墨西哥的失業人口,都偷渡到美國去,在農場做工,藉以糊口。心中總是這樣說:你吸去我的水源,我來用勞力來博兩餐有甚麼不對?為甚麼你們只給我們幾角錢一小時的工值?你們的政府,為其麽仍設移民局來阻攔我們?

當然,這一切,不能盡由美國政府負責任,但是,墨西哥突然成為富油國,不能負起貴任的事情,也要負起責任來了。

反觀舉西哥的政府,對這一切,還是有點一餘怒的。

(一)墨西哥豐富的油源,被世人所公認以後,墨西哥總統,不到美國去,而到中國和日本來訪問。到中國去,其意若曰:我們都是新興的富油國,新興的富油國,應組成一個俱樂部。到日本去,其意若曰:你們要石油,我們有。我們不愁沒有買主。

(二)蘇聯本來是以石油供應古巴的。而墨西哥的石油,有一部分售向西班牙。蘇聯雖向墨西哥進言,你們把輸往西班牙的石油,轉輸古巴,我們以石油供應西班牙,並向你們來結賬,此舉雙方都省了運費。

(三)幾月前卡特總統到墨西哥去,墨西哥總統,當面教訓他一番。卡特總統雖然「面懵」,但只能逆來順受。

精心來想一下,墨西哥最後還是要和美國交易的。捨近圖遠,為經濟理論所不容許。不過,要改變形勢,仍要由美國採取主動。

正在這樣的微妙形勢中,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這個程咬金就是加州州長布朗。布朗是加州的政治世家,由於年富力強,外表爽朗,在加州內邊,有一定的追隨者。加州是美國的一個大州,佔人口總數的10%,有此良好的基地,自然可以問鼎白宮。論憑藉,在民主黨中,布朗遠比愛德華•甘迺迪為好。

布朗還有一個殺手鐧,利用能源為問題來困擾卡特總統。現在採的是雙管齊下法:

一方面,反對以核能作為能源。布朗不惜以州長之尊,參加在華盛頓舉行的靑年人反核能的示威隊伍,此事一來可以爭取靑年選民的投票,二來自然令至卡特與施萊辛格,面面相向。

另一方面,布朗近年通過私人的關係,極力去爭取墨西哥的石油私人企業。「大丈夫無私交」,美國並不如中國戰國時代的諸侯那樣認真。在布朗來講,雖然是一廂情願,但墨西哥方面的想法如何,實在難說。特別是墨西哥當前的執政者,感情有點一衝激。

這就是卡特總統不能不去加州來彌縫缺口的原因。記者以往說過,卡特總統再選連任的機會是好的,但不能保證他的對手不會打盲拳。不過,布朗雖然打盲拳,但墨西哥的石油企業,主要在於政府手中,作為州長,不可能公然運用國際關係。卡特縱可以運用國際關係,但苦於孤掌難鳴,結果有如「老鼠拉龜」,無從下手。陡然到一位「墨裔美人」的家中來作客,是不可能影響大局的。

今天的「墨裔美人」問題,已上升而為一個政治因素了。

(原載1979年5月19日香港《明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