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厚甫文選:「中國牌」的意義│[梁厚甫]

賦予「中國牌」以政治的意義,始於「三邊委員會」的理論。三邊會主張南聯第三世界,北與蘇聯相周旋。中國自然是第三世界會首。視中國為政治上之牌,淵源於「三邊委員會」,那是無待煩言的。

如果精心的硏究起來,實際「中國牌」在經濟上的意義£為取要。最近美國的經濟界,已有了「中國是美國八十年代最佳的貿易夥伴」之說,這就是「中國牌」具有高度經濟’意義的原因。而特別堪加注意的,是「最佳的貿易夥伴」七個字。

大家都知道,美國當前的經濟景象,不能說得上是十分美滿,通貨不斷膨脹,而美元不斷低跌,卡特總統最近發表了緩和通貨膨脹辦法,不發表還好,發表之後,物價直線上升,美元直線下墜。美國為甚麼會到了這樣的境地呢?歸納起來,不外是下面兩原因:(一)美國對石油的消耗量,每日增加,到目前,依靠國外輸入的石油,已到43%,估計到了八十年代,可能更急劇上升。由於美國必要從國外輸入石油,因之美元就受到通脹的壓力。國際收支不平衡,連打開諾克斯金庫來拋售黃金,亦不是辦法。

(二)二次大戰以後十年,美國貨是天之驕子,由飛機汽車以至畢水筆和尼龍絲棟,都是舉世垂誕的東西,但是,到了今天,美國貨的「天之驕子」的地位,已不存在了。美元低跌,雖有利於美國貨的出口,但是,由於美國人工較貴,雖能出口,但獲利不多。

不過,這是就一般而言,美國今天,依然有一些貨品,為西德日本以及英法等國所無法替代的。依哈佛大學教授亨廷頓博土的說法,由高度電子技術所指導的防衞武器(如PGM)和探鑽石油及天然氣的設備,美國依然為世界第一。這此一:產品,還有一個性能,就是成本不高,利潤甚厚。然而有一個壞處,就是絕對不能普遍販賣,基本小受軍事威脅的國家,要高級的防衞武器做甚麽?基本沒有石油的國家,要美國的鑽探設備做甚麼?

於是,美國在國際易上,就發生了選擇「最佳的貿易夥伴」的問題。「最佳的貿易夥伴」應具有兩個條件,(一)是產油國家,(二)是軍事上受了威脅的國家。這兩個條件,其實是與上開所講美國經濟受著壓力的兩個原因,以及美國貨品的特長相呼應的。

世界上主要的產油國家,是可以屈指計算的。除了中東、非洲的產油國家以及東南亞的印尼、北美的加拿大、南美的委內瑞拉以外,最近加入名單的,有中國和墨西哥。但是,在這一個名單中,又可以分為(一)已大量把石油提到地面及尚未把大量石油提到地面兩種。前者如沙烏地阿拉伯、伊朗和科威特等,後者如中國、墨西哥等。(二)受著蘇聯的軍事威脅與不受蘇聯的軍事威脅兩種,前者如伊朗、中國,後者如印尼、墨西哥,(三)除了石油以外,還有其他天然資源的國家,以及再沒有其他資源的國家兩種,中東國家,多以石油為唯一的資源,而印尼、中國和墨西哥,其他資源,都極豐富。

美國的「最佳交易夥伴」,(一)必須是產油國家,(二)必須是尚未把大量石油提到地面的國家,(三)必須是受著蘇聯威脅的國家,(四)最好是除了石油資源以外還有其他資源的國家。上開(一)(三)(四)三個條件,不解自明,第二個條件,只有還未大量把石油提到地面的國家,才有仰仗美國的高級鑽探器材的必要,如果石油已提到地面,外滙已滿了腰包,如科威特那般,他們購入物品的時候便有選擇,從上開四個條件來看,世界之大,中國卻是美國未來的「最好的交易夥伴」。只有中國,才能完全具備四個條件。這一件事,中國人自己看不到,美國人卻早已看到了,眼看心謀,已不止一日,此所以,最近美國能源部長訪問大陸之後,繼之而來者,將是農業部長和商業部長。他們是打「中國牌」的。

到目前為止,「中國牌」具有高度的經濟意義。如果誇大一點來說,中國大陸是藥救美國通貨膨脹的良方。中國在政治上也是一牌,中國在政治上如果能與美國採取平行路線,儘管是暫時的,對美國也有益處。別的不講,只以墨西哥為例。墨西哥最近石油蘊藏的發現,也是世界上的一件大事情。墨西哥灣有豐富的石油,已為不爭的事實,美國國內所用的石油,大部分來自墨西哥灣,而墨西哥會為美國的邁阿密半島與墨西哥的毛列度半島所包圍,兩國有同樣長的海岸線,美國沿岸有石油,而謂墨西哥沒有,那是不可信的。但是墨西哥發現了石油之後,其總統不在美國,而要到北京來領教,那是一件不容忽視之事。說來有趣,最近一些新興的富油國,在政治上、在歷史上,和美國總有一些夾纏不清的事情,目前美國,固然忙亂於打「中國牌」,也忙亂於打「墨兩哥牌」。最近,美國的司法行政部,對墨西哥之非法移民問題,正翻起舊卷宗,找尋一些「得過且過」的辦法,那就是打「墨兩哥牌」的先聲。

今天,美國的經濟,決定美國要搞「石油外交」,硏究美國外交問題的入,都不能不有一些石油知識。

(原載1978年11月9日香港《明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