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厚甫文選:用收支對照表的方式來看蘇聯│[梁厚甫]

在華府,有兩個由退休的高官和著名學者所組成的基金會。一個名叫「當前危險委員會」,主持人計有保羅•尼采,他是約翰遜總統時代的海軍部長,又有尼克遜總統時代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副助理理查德•阿倫,他因為反對緩和而被基辛格搞走。另外一個名叫「新方向委員會」,今年的主持人計有衆議員杳理沃倫和名作家沙福德•戈特利布等。

這兩個基金會的來頭自然不小,而兩個基金會的主張,卻處於完全對立的地位。「當前危險委員會」極力反對同蘇緩和,而主張加速擴展美國的軍備。「新方向委員會」認為,鼓吹擴軍備戰,那不過為軍需工業來服務,事實上,當前危險委員會中人,把蘇聯的國力,看得太高。蘇聯並不怎樣的了不起,實際現在感到困難重重。美國因勢利導,不妨和它談緩和。

記者兼做了兩委員會的委員,對他們要引導美國走向甚麼的地方,並不感到多大的興趣,感到有興趣的,倒是他們的討論會以及他們出版的刊物。因為,虛心地參加他們的討論會和閱讀他們的刊物,有如讀一張蘇聯的國力收支對照表。

看蘇聯,必須採取收支對照表的方式,才能恰如其份。

先從「新方向委員會」方面來存蘇聯:

(一)蘇聯雖有5,000枚核彈頭,但美國有9,200枚。而美國的9,200枚核彈中,至少有大半以上存在海底的潛艇內邊。海底的美國潛艇,蘇聯是絕對無法予以破壞的。如果美國喜歡的話,只要一天的工夫,美國潛存在海底的破壞力,就可以報銷了蘇聯整個國家。

(二)北約國家是美國的盟邦,而華約國家是蘇聯的盟邦。戰事到來,美國不必擔心北約的炮彈,會打至甚麼方向去,而蘇聯卻不能保證波蘭人、捷克人、東德人的炮彈,不會打向東方。

(三)縱使美蘇在戰略武器上僅保持均勢,但美國在技術上是佔優先的。「技術優先」這四個字,不能予以輕估,今天已開始由核子時代而進入電子和鐳射的時代,電子和鐳射武器,有可能完全中和了核戶武器的威力。

(四)蘇聯雖在華約國家內邊駐紮重兵,但必須記得,蘇聯的重兵,有兩種任務,一半是防y止東歐國家出現「布拉格之春」的。在這樣的斷定之下,對蘇聯的兵力,先要打一個五折。打「五折,蘇聯可用的兵力,實際不及北約國家。事實上,估計蘇聯在東歐力量估計得比較精確的,莫如東歐國家本身。

(五)蘇聯在中國邊境雖駐50萬重兵,其實這50萬重兵,也是擺設。如果說是防止中國進攻,自然是小孩子認為窗外有山魔來捕人的幻想。是真的有意投進中國的泥沼中,那是用五個蘇聯人來對付10萬個中國人的比例,遠遠未夠。如果說要毅然對中國使用核武器,則中國產業所在的地方,集中東部,那是叫日本吃核,必然撩動起美國的條約義務。

(六)蘇聯最近誠然收到一個越南作為「馬仔」,但越南是一個高度民族主義的國家。歷史上,民族主義國家,最難對付,朝秦暮楚的,是民族主義國家的拿手好戲。

(七)有人說,蘇聯收了很多的僕從國家,計有阿富汗、安哥拉、古巴、埃塞俄比亞、越南及南也門。不過,我們如果從經濟的角度來看,這些國家,均是吸取經援的無底深潭,從軍事的角度來看,他們只能留以待用,難道今天的古巴,敢向美國動手嗎?蘇聯誠然收到了一些有戰略地位的國家,但有所得有所失,並不是單純的進帳,而且所失比所得還多,在有所得的一方面來看,是安哥拉和埃塞俄比亞,但我們不能忘記,蘇聯業己失去埃及、幾內亞、索馬里和蘇丹了。

(八)最近美國和中國接近,蘇聯大叫大嚷。叫嚷是可以的,但叫嚷的本身,每每會因其叫得多少,而分別強弱。如果蘇聯只是說一句,「我們不同意」。那就是強。叫得多,適應以表現其內心的畏怖。

(九)西方人向來都怕蘇聯利用「民族解放」的口號,四處來興風作浪。事實上,蘇聯雖曾祭起這一件法寶,但沒有起馬到功成的作用,有一些可以插手的地方,並不是由於蘇聯喃喃作法,而實際由於那一些地方,物腐蟲生。伊朗便是其顯例。如果伊朗本身不是有問題,蘇聯實際無法插手。蘇聯誠然已插手到伊朗去,但就目前的發展而論,蘇聯依然是一無所得,枉作小人,枉作小人還好,最大的笑話,就是伊朗建立起伊斯蘭教政權以後,現在的蘇聯,正怕這一個政權,會引起蘇聯
國內廣大伊斯閭教教徒的幻想。

(十)蘇聯還有一個可憐相,東歐國家,原日的宗教力量,日漸抬頭。羅馬教皇原來是波蘭的主教,波蘭政府,處處去曲就他。除此以外,東德的宗教力量,正在產生,在立陶宛,十個嬰兒出世,目前已有五個受洗。

(十一)西歐國家共產黨,近年集中力量以議會路線來爭取權力。這雖然是修正主義,但是,在修正主義的西歐共產黨中,毫無例外地沒有一個聽命於蘇聯,那真有教曉了徒弟而餓死了師傅之妙。

(十二)然而最重要的地方,還是蘇聯的經濟,蘇聯總是無法過現代化的關頭,到今天,糧食和技術,都非靠西方不可。

基於以上十二個理由,或者說,基於以上十二個硏究,「新方向委員會」中人,就認為美國今天如果以「當前危險」來自己嚇自己,拼通貨膨脹的危機,從事於擴軍,那是把拳頭來打空氣的作法。因而不妨和蘇聯談緩和,不妨和蘇聯來談限制戰略武器。這是理論的一方面。

「新方向委員會」的理論是否無懈可擊呢?又不是的。以下請看「當前危險委員會」的說法。

「當前危險委員會」的看法,恰恰和「新方向委員會」的看法相反。不但相反,而且有一個主要的論點,「新方向委員會」是沒有提及的。

所謂主要的論點,就是美蘇的基本戰略問題。自從美國取不到核獨佔的優勢以後,美國就定下了一個名叫「威攝戰略」的戰略。這戰略又名叫MAD,MUTUAL ASSURED DESETRUCTION,譯言之,就是「保證雙方都同歸於盡」。美國的戰略學家認為,戰爭的目的,在求己方政治利益的擴大,如果己方的政治利益不能擴大,反而受到重大的傷亡,這樣的戰爭,是永遠打不成的。如果打不成,那未,核子戰爭僅是空想,而不是將來可能出現的。人類誠然用過核子武器,那是美國向廣島長崎投擲原子彈,但是,一方有而一方沒有,那叫做以強淩弱,不能算是戰爭。事實上,真正的核子戰爭,不但人類未曾有過,而且將來是永遠不會有的。這樣的戰略思想,在美國已流行了近30年,將來也許會流行下去。現在是卡特時代,卡特政府的戰略思想,也是宗奉這一個觀念的。國防部長布朗工幾次說過,將來的真正較量,不是核子武器,而是傳統武器,那就是認為「威攝戰略」,必然生效。布朗主持下的國防部,與其前任有不同的地方,只是承認美國的傳統武器,比蘇聯落後,特別在歐洲方面為然,因而決意急起直追。「新方向委員會」,也宗奉這一個戰略思想,但在傳統武器方而,卻不如布朗那般,認為落後於蘇聯。

「當前危險委員會」的主要工作,是打破美國這一個戰略思想,認為美國這一個戰略思想,並不是求戰,而是求不戰。如果蘇聯宗奉的也是同樣的一個思想,則美國的戰略,是站得穩的。無如蘇聯所宗奉的,並不是這樣的戰略啊!

「當前危險委員會」出版的小冊子《美國已淪為第二嗎?》的第三頁說道「一此蘇聯的文獻指出,蘇聯人並不同意美國的說法,認為核子戰爭是不能想像的,是不能求勝的。美國又認為,最高的戰略,只能雙方保持強大,保證雙方都同歸於盡。蘇聯人養世界局勢,恰與此相反,認為戰爭不過是政治的延續,核武器的優勢,至少在政治上是有用的。蘇聯必須準備作核戰,戰而能生存,戰而能勝利。

把上開這一段話來玩味,「當前危險委員會」認為,蘇聯的戰略,就是「必須準備核優勢,必須準備作核戰,必須在核戰中求生存,必須在核戰中求勝利」。與美國的「以核均勢來中和核戰爭的可能性」的戰略,有上下床之別。

「當前危險委工會」認為,判定蘇聯的戰略是如此,不但有蘇聯供國內閱讀的文書為證,且有蘇聯的實際措施為證。蘇聯近年積極發展民用防空,這就是蘇聯要在核戰爭中求生存的明證。反觀美國的民用防空,完全採用「遷地為良法」,褽實上,即使是採用「遷地為良法」,美國政府並沒有認真來執行。美國的民用防空機關,不但經費少,而且實際沒有做出工作來。

「當前危險委員會」認為,美國之不重視民用防空,那是可以理解的,這就是「核均勢可以中和核戰爭的思想作祟」。

至於常規武器方面,「新方向委員會」是承認美國在西歐方面,常規武器不如蘇聯的。但是,同時認為蘇聯在東歐的兵力,有兩個任務,一到戰時,蘇聯無法保證東歐國家方面不會離心,「當前危險委員會」認為,此種說法,近於跪辯。戰時東歐國家可能離心,僅是一種猜測。縱不否定此種猜測,但不能以猜測作為事實。

至於新武器或者秘密武器方面,「當前危險委員會」認為,這種武器的存在,是很有可能的。但是,談美國的戰略問題,不能把秘密武器的思想混人內邊。退一步,如果秘密武器存在,美國戰略思想,也要改正,那不是「核均勢可以中和核戰爭」,而是「核優勢可以中和核戰爭」。

以上就是兩委員會針鋒相對的地方。現在的卡特政府站在甚麼地位上邊呢?論戰略,依然是認為「核均勢可以中和核戰爭」的,當然為「當前危險委員會」所•不滿。但是,長特政府卻有承認常規武器落後必須急起直追的勇氣,這又不致陷人於「新方向委員台」的自我陶醉之中。卡特政府是站在兩個委員會的中間。以長特政府的軍每政策和其前任來比較,自然是強了一點,但是,如果說,卡特政府已能滿是「當前危險委員會」的要求,實際還是很遠。

(原載1979年4月十四曰香港《明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