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厚甫文選:美國黑人運動的轉捩點│[梁厚甫]

1968年起,黑豹黨已成為美國黑人運動的中心。

黑豹黨成為領導中心以後,不但美國的黑人運動在變,而黑豹黨的本身也在變。

黑豹黨原以「黑色權力」為號,從政治的分類來講,是一個極端的民族主義或者種族主義的團體。1968年4月以後,黑豹黨開始轉變了,轉變的第一聲,是是年7月,和白人的政黨「國際靑年黨」訂立互助同盟,但仍然絕白人進入黑豹黨。

到最近,特別是黑豹黨的牛頓被假釋以後,黑豹黨的轉變,更為明顯。轉變的中心,一句話,就是徹頭徹尾的放棄種族主義。

就黑人運動的策略來講,黑豹黨放棄其種族主義,不是一件等閑的事情。從歷史來看,黑人運動的興起,要依靠種族主義來作滋養料。但是,種族主義是有一定的限度的。美國黑人不過佔美國人口10%,即是說,黑人力量的基礎,也不能超過10%,如要擴大力量,必須向其餘90%來做功夫。

黑人路線最近起變動,有甚麼證據呢?有的。兩天前,黑豹黨的牛頓在伯克利城的RPFA-FM電台接見記者,他申明黑豹黨的立場:

「如果有人認為黑豹黨是民族主義或者種族主義分子,我將堅決的予以拒絕。」

「強大的美國已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一個超國家,我們面對這一個強大的勢力,我們必須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工。我們不能依靠民族主義,不論白色、褐色、紅色、黃色的人,都是我們的朋友,均應組成一起。」

「我們願意到世界任何角落去,只要那一個角落,有和我們站在一起的人。」

這幾句話,很顯明的代表黑豹黨的轉變,其轉變,超乎「和白人建立互助關係」的「黑豹伊癖同盟」之上,而實際主張在必要範圍之內,可以解散黑豹黨的本身。

凡事要看端倪。這樣的端倪,實際是美國當局最大的一個警號。

黑豹黨的轉變,會有甚麼影響呢?

第一個影響,影響到白大學生那邊,白大學生的力量誠大,但有好處,好處在他們不能團結。「學生爭取民主社會同盟」的「氣象派」與「工人學生同盟派」之對立,主要是對黑人態度之不同。氣象派主張,黑白團體應該分立,但互相合作。「工人學生同盟派」主張,先要消滅種族界線,結成一體。氣象派之所以振振有詞,就是說,要消滅種族界線嗎?黑人先就不肯,我們寧不是空談。現在黑人轉變了,氣象派就失了藉口,其影響,可以令到白人靑年,由分而合,即是說,氣象派走回工人學生;同盟派那一邊。

第二個影響,就是影響到其他的人種。我們不能忘記,在美國內邊,還有拉丁人種,拉丁人種約有1,000萬,等於黑人人口之一半,亦等於美國人口5%。以往由於黑人採取種族主義的路線,拉丁人種也採取種族主義的路線,黑人如果轉變,必然影響到褐色人種。除了褐色人種之外,還有紅色和黃色人種0年來黑豹黨頗注意於在美的中國靑年人,中國靑年人在美國出生的,也傾向於黑豹黨那一邊。以此,各大城市「唐人街」的老華僑們,大有形勢全非之感。今後種族界線消滅了,黃色的靑年人,也許會活躍於這一個統一戰後之內,「唐人街」可能由此更多事了。

這是美國黑人運動的最新形勢,我們固不希望不幸而言中,但亦認為不能不及早提防。

《原載1970年8月21日香港《星島日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