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厚甫文選:移民苦│[梁厚甫]

事有湊巧,上週接到五位香港朋友的來信,都想移民美國,向我徵詢意見。禮儀上雖應分別作答,但是不勝其煩。因此,我就寫了本文,作公開的答覆。編者不予投籃,那就萬家生佛。

最理想的移民

移民美國是一件苦事。但是,未說苦,先說甜。

最理想的移民,是自己的年歲是50上下,而手上有現美鈔350萬元。這是得天獨厚的移民。

為甚麼得天獨厚呢?350萬的美鈔,不能算是太多,正因為自己年已50,那就大有騰挪的餘地。

50歲的人,承上帝開恩,或者可以活到100歲,亦即是,在美國還可以住50年。350萬的美鈔,是可以應付得來的。假定說,把錢放入銀行,每年動用本息70,000萬塊,在美國來過活,可以吃到100歲。論地位,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所謂比上不足,那就是,不能有私人飛機(在美國,沒有私人飛機,是不能名列「社交名人錄」的),但是,日常支出,不會捉襟見肘。如果未能忘情香港仔、鯉魚門、靑山的海鮮,每年還可以回港渡一次假,故曰,比下有餘。

不過,你雖然是一級的移民,但你的經濟腦袋,得靈活一點。今天美國政府的經濟政策,是寅食卯糧的政策,說不定,美鈔會有變成「金圓券」之一天,到其時,美國政府請人到紐約來「打虎」,不是奇事。因此,你不能「把雞蛋完全放在一隻籃子內邊」,到瑞士開一個銀行戶口,是有必要的。

第二級的移民

第二級的移民,是你雖然不能帶來財力,但可以帶來人力。例如說,你有幾位的公子,幾位的小姐,或則唸完中學,或則正是就學年齡,那也好辦。初到美國的時候,當然要茹苦含辛,但是,這不過是短期的事,等到你的公子小姐唸完大學或在拿到博士碩士學位以後,他們都是搖錢樹。不過,話要分兩頭來說,樹雖可搖,但錢落誰家,倒說不定。我有一個朋友,從香港帶來半打兒子,都已長大成才,而且都是第一流吃香的電子軟硬體工程師。可惜的是,他的六位媳婦,都是「土生女郞」,一分錢都不肯上獻翁姑,這一位老太爺,至今還在救濟性的老人院來過活。老淚偷彈。

不過,他是最倒楣的一個。其他能享兒女清福的,也不無其人,屈指暗數,朋友中變成為「老太爺」階層的,至少有七個之多。既然為一與七之比,庶乎可以稱為「第二級的移民」。

第三級的移民

第三級的移民,就是既不能帶來財力,也不能帶來人力,只是光身一條。但是,自己還是年富力強,甚麼工作都願做。這樣的移民,是餓不死的。萬不得已到唐人餐室中來洗盤碗,都可以應付兩餐,但亦僅於應付兩餐而已。

這些叫做「功能移民」,因為本身具有功能的。

不過,「功能移民」中,是否吃香,因時代而異。在五六十年代中,廚師是一級「功能移民」。但是,現在並不吃香了。香港來了一大批大牌檔的「拋鑊能手」,冒稱為大酒家師傅。事實上,他們除了善於使用大量的味精與蒜頭豆豉以外,一無是處。豉椒炒蛋,竟上筵席,易牙可以在地下翻棺矣。我經常自己對自己說:「士可殺,不可到唐人街餐室去。」唐人街餐室者,有瓦遮頭的大牌檔是也。美國有許多好的法國餐室義大利餐室和中東餐室,為甚麼捨喬木而入幽谷呢?

目前最吃香的功能移民,應數一些能操縱華文打字機的人。年來美國的華文報紙,作無謀的競爭。好些報館,都沒有排字部,而用華文打字機來替代,因而懂得操縱華文打字機的人,就成為天之驕子。我有一位朋友,在香港的時候,是做華文打字員的。移民美國以後,上午下飛機,下午就有人加以羅致。最近他對我說:人家參加了工會之後,才可以罷工,我一個人就可以罷工。我今天罷工,明天報紙就不能出版。不過,先生之志則大矣,先生之號則不可。

最倒楣的移民

有一些移民是最倒楣的,如果自問是屬於這一類移民,最好是不要來美國。

這一類移民是:自己手上有若干的資本,但未到可以坐食50年的程度。認為自己在香港商場上可以吃得開,到了美國,也事同一律。自審自己雖然不能做大生意,來美國做一點小生意,或者可以維持兩餐。

未到美國之前,雖然是滿肚密圈,到了美國之後,一定會化為泡影。因為美國是資本密集的國家,開一家連鎖鹹脆花生店,也需要五六十億美元的資本。人家是泰山,而你是丘垤,當然只有卻步。

這些人到了美國之後,就感到無計可施,無計可施之餘,就開一家「唐人餐室」。

以近年的三藩市而論,唐人餐室,早已成災。成災的原因,不一而足,在這裏僅舉出一個小例子。

一家「唐人餐室」,開業的時候,向一家銀行訂約租一幢房子,每月租金是2,000美元,到最近,租約滿期了,銀行改收租金20,000美元。業主是大銀行,可以任令房子空置,亦可以改為自己的辦公室,你「吹佢唔脹」,只好自己關門,賤價出賣杯箸,於是,一家有名的餐室,就成為歷史陳跡了。

自然,吃貴租,香港人早已司空見慣,不過,近年香港的租金,已略見回頭,而美國正在開始,如日方昇,即此一端,你能否不寒而慄。

專業人才又怎樣呢?

以上所講,僅是普通的移民,專業人才又怎樣呢?

目前美國最吃香的專業人才,就是名大學的MBA(商業管理碩士)。不過,應該注意,一是名大學,一般以紐約大學為首,哈佛大學其次,史丹福大學可庶備員。如果你不是來自這三家名大學的,M字還可以保存,BA早已飛走了。二是你畢業的年代,最好是在四五年前,亦即是七十年代的後期。何以畢業年代也在考慮之列呢?因為,美國商界的習慣,其第一二流的位置,都是由五六年前名大學畢業的MBA來囊括,你如果是五六年前在名大學畢業的MBA,你出席同級同學宴會,前後左右,都是美國的虎豹獅象,於是乎,就發生互相支援的作用。你來到美國,就可以平步靑雲,否則,你就取不到第一流專業人才的資格。

香港這一類響噹噹的專業人才,為數不多,其他的專業人才,不外是會計師、醫師、律師、建築師之屬。

律師最倒霉,香港律師來美國,先要考一次試,第二要看你是否美國籍民,如果你不做律師而去教書,人家就要看你有多少著作。香港律師,素無寫書的勁兒,香港律師只能來美國作寓公,來美國開業,休想。

五個給我來信的朋友中,有三個是會計人才。會計人才來美國,如想獨立開業,就得考試。外來的會計人才,要通過考試,是難似登天的事。道理十分簡單,在美國做會計師,不能不懂得美國之所得稅制,要通曉美國的所得稅制,至少要入大學讀21個學分之書。何以所得稅制這樣的重要?因為獨立開業的會計師,大部份的工作,是替人家來報稅。在美國替人報稅,報錯了,有會計師負責賠償之例,所以,會計師不熟習稅制,開業就是失業。

即使通過考試而開業了,你如果不具有律師的執業證書,也會四處碰壁。這是一位三藩市的CPA的朋友吿訴我的。這位CPA的朋友早已成名,也有一大把年紀。當他的兒子立志去讀會計冀紹箕裘的時候,他堅持兒子先讀法律,取得律師證書,才讀會計。他說,在我的半生中,受了不少律師的閒氣,特別是處理破產案件的時候,晚上睡得無法安寧。

其他的專業人才,如醫師,縱使得到了執業資格,但應該考慮,美國人口,不及香港的密集。一位香港醫師朋友吿訴我,在香港,他一天可以看300個症,美國獨立開業的醫師,一天能看20個症的,已算是不錯的了。

總之一句話,美國是資本密集人才密集的地方,你如果沒有做「過江龍」的本事,千萬不要過江。

有人說,香港何嘗不是資本與人才密集的地方,但是,要看和甚麼地方來比較,和美國來比較,始終有「坐井觀天」、「夜郞自大」之嫌。

此所以,移民苦。

(1984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