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張大朋《股市投資實戰策略》(13)

第13章:小投資者投資股市:何時買入?

這是一個最有趣的問題,也是一個最難回答的問題,並沒有一個清晰的答案是放諸四海皆準確的,我嘗試著從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標尺來回答這一問題,所有下文提及的都只是我個人的體會,跟各位朋友一同切磋。

今天打開自己的BLOG看到昨天一天有200位朋友上來看過,深感鼓舞,不過很少有朋友作出回應,我倒是很希望大家提出自己的意見和看法,即使是批評也很好,我們可以討論。

何時買入?是跟準確選股一樣重要的,如果你揀中了一隻好股票(符合大藍籌;有專利經營特性),但時機不當,是在它的甚高位買入了它,在大盤下跌的時候,也可能會招致担失。

在過去的二十幾年裡,同大家一樣,我經歷了香港股市中的好多次高潮跟低潮,每次在股市低潮時,總是有許多小投資者漸漸失去信心,失去耐心,賠錢沽出股票,忍痛離場,股票市場裡水靜河飛。然後,經濟及政治的大潮開始改變方向,股市反彈,但小投資者已經受創,半信半疑不敢入市。然後經濟榮景再現,股市也開始昇溫,在股市獲利的信息傳遍市場,這時股市跟低潮時相比,已經有了很大的升幅,散戶開始不甘寂寞,重返股市,最後可能是在高位接了火棒,股市開始下跌了。

股市中已經有大量的統計數字,說是入市的投資者每100個人中間,只有20人是能獲利的,大多數人,即80個人,是輸錢離場的。

股市是一個財富在不斷累積的地方,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是輸家呢?在錯誤的時候入市,可能是一個最主要的原因。

上章:提到在低潮時忍痛離場,而又在高峰時接了火棒,是散戶投資股市的一個很容易犯的錯誤,這是我們對經濟運行的週期性理解不足有關係。

我們在中學時已經學過,經濟是波浪形地一浪高於一浪地運行著的,在經濟趨向繁榮時,各行各業增聘人手,形成工資上漲,工廠增產,要增購原材料,形成商品價格上漲,人民收入增加,形成消費增加。這時通貨膨脹就悄然而至,政府央行為了壓止通脹,必須加息,收緊銀根,就像一輛漸漸加速的汽車,一定要輕踩剎車,讓它以適當速度運行,如果車速不受控制,最後結果必定車毀人亡。一國經濟如果通脹失控,最後也是無以為繼,以災難收場。央行加息,收緊銀根,令借貸成本上升,企業會減少投資,人民會減少消費,(按揭貸款成本上升,人民必須撙章:開支,存款利息增加,增加儲蓄的誘因)從而達到冷卻經濟的效果。這就是美國聯邦儲備局在2006年6月以前連續十七次加息的原因,聯儲局的基準利息率從最低時的1厘,加到今天5.25厘,聯儲局正在觀察十七次加息的效果,如果仍不能壓制通脹,它可能會再加息。

在經濟向上的週期裡,企業的經營溢利必然上升,股市也因此上升。

在經濟開始冷卻的週期裡,經濟活動放緩,需求減少,商品跌價,企業盈利也下跌,股市也開始下跌。

但一個國家,像美國這樣,經濟體積龐大,任何加息或減息都有一個滯後效應,所以儘管加了十七次息,經濟仍未見明顯的放緩,股市仍在創新高,所以眼前這一段時間,我們可以視之為經濟在一個波浪的頂部橫行,橫行多久?沒有人能事前預測,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它總有一天是會向下的。在今天資訊發達,掌控經濟的經驗及知識也愈趨完善,央行有可能相當準確的對經濟數據作出反映,讓經濟在冷卻的過程中,不致墮入衰退。這就是現在大家都在談論的「軟著陸」,即使這一次央行能做到讓經濟「軟著陸」,但畢竟也是「著陸」,即經濟會放緩。

在經濟放緩時,企業盈利一定下降,等到央行再度放鬆銀根,減息,刺激經濟時,就好像開車的人踩油門,經濟仍會在波浪的底部運行一段時間,那一段時間,反映在股市上,就是股市下跌,交投轉靜。

上文提到,依我的看法,美國經濟現在是在景氣波浪的浪頂部位橫行,最近見到有美國的經濟學家描述現在的美國經濟狀況,他用「PERFECT」(完美)這個詞來形容,那就有些不好了,也許就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了。

今天的世界,由於通訊和交通的進步,經濟正在趨向全球化。美國的股市創了新高,香港的股市也創了新高,恒生指數20000點,以前覺得高不可攀的高點,也輕易越過了。環顧四週新加坡、台灣、中國、日本,甚至印尼,股市也都在巔峰上,散戶蜂擁入市,紛紛在打探「買什麼股票好?」我不敢說眼前就會有災禍發生,但無論如何現在不是散戶入市的好時機。相反,如果你持貨很重,就是說如果你的投資中現金很少,都是股票,就應該打醒精神,看看你手中的股票是不是大藍籌?是不是有專營權特性的股票?是不是在跌市中守得住的股票?如果你手中的股票是雜牌二、三線股,就要自己問一下自己:「我對手持的股票有信心嗎?」如果你手持的股票是別人推薦給你的,你應該做些功課,好好了解一下它的背景。總之,現在不應「勇」字當頭,現在應該是冷靜,謹慎的時候。

如果你的投資已經獲利很深,也許你應該套現一部份,讓利潤入袋,將錢放入MONEYMARKET。現在即使是美元定存都有接近五厘息,你在最近三、四年裡已經大有斬獲了,何不休息一下,靜候機會呢?

【註】本篇發表在2007•2•27,但是在1月10日就成稿了,就在27日及28日港股大幅調整。

前面幾章:提到了,經濟的運行是波浪形的,由於當今世界各國儲備豐盈,(美國可能是個例外,它內債,外債,負債累累,但美元是國際貨幣,美國是世界超級強國,它可以印美元)各大國央行又富於調控經濟的經驗,資訊流通又快。因此,經濟震蕩的波幅會減少,災難性的危機應該不會發生,至少在可見的將來不會發生。如果我們堅守投資大藍籌股,投資有專利經營的大公司這兩個準則,則風險不會太大。

但是正如前文所述,我們正處於現在這個經濟景氣的波浪的浪頂部份運行,何時達到浪頂,事先沒有人能預知。但相對來說,經濟向下調整的機會,遠遠大於向上再升的機會,有一些跡象已經顯示出來了。

美國樓市大幅下滑

匯豐銀行屬下匯豐融資,在美國房屋貸款業務上担失頗為嚴重,同樣的問題在其他美國銀行間也一定會發生,標準普爾500指數成份股平均利潤率,2006年第四季跌為8.1%,而之前的十八個季度,都在雙位數。

美國失業率上升

美國經濟放緩,是無可避免的,而這將影響世界經濟,包括中國及香港,所以現在應該保持冷靜、謹慎,具體地說就是檢視一下自己所投資的股票組合,是否大藍籌股?是否有專利經營特性的的好公司?如果不是,如果有許多二線、三線公司,自己就應該十分小心了。即使是一流的好公司,在一個經濟週期的低潮時,跟高峰時相比,股價也可能會跌去30%,甚至更多,但好的公司是不會一沉不起的。

現在的策略應該增持現金,改投資在衰退時防守性強的公司,像公用股,像麥當勞公司,因為衰退時大家飯還是要吃的,香港沒有麥當勞,但香港有大家樂,我沒有硏究過大家樂的股票,但知道它經營不錯,也相信它這一類公司受經濟衰退的影響會小一些。

講了很多經濟循環週期的話題,不管社會多富裕,不管政府如何能有效地調控,經濟週期永遠存在。

白從去年6月以後,聯儲局沒有加過息,它不斷警告,如果通脹升溫,就將繼續加息,以此壓制大家的通脹預期心理。另一方面則觀察美國經濟的整體表現,聯儲局每次公開會議的記錄都是很重要的,最近的用詞,似乎聯儲局更確認通脹的危機在減低,但經濟運行沒有問題,因此也不會減息。就像大海上的大船一樣,雖然啓動了制動的引擎,但仍要滑行很久才會減速。當然美國經濟的這艘大船更是奇大無比,慣性十足,但它總是會減速的。所以當今年年中或下半年,聯儲局宣佈減息時,大家切不能將它當成好消息,那就是說聯儲局已經看到了跡象,經濟在放緩,而將「BRAKE」放鬆一些,也就是說經濟已經從景氣的高原期滑下來,在一個向下的斜坡上了。經濟活動放緩,公司盈利下降,因此股價也下跌,而這個過程也是有一個很大的慣性的,沒有人能事先知道時間會延續多久,股市最低點會跌至何處?但至少在宏觀的層面上,我們大約知道當時的一刻自己身處是在週期的哪一個位置上,等大藍籌都跌了20%-30%,就是可以買入的時機了,也許買入以後大市再下跌,但總比在高峰時買入好得多吧?而我們是樂觀的,下一個上升浪一定會來到的。所以買入,應該是在經濟低潮時,到浪頂時就從容獲利、持盈保泰、靜待時期,所謂有大智慧,不如跟隨趨勢,我是這麼理解的,跟隨經濟漲退的大潮。

看到這裡可能有人要批評我了「你的文章很迂腐,照你的說法現在不宜投入股市,又不知何時可以入市,不是太空閒了嗎?說說而已!」

投資股市要看長線,要長期持有,所以並不應該是很忙的事,有時出門旅行,有時做白己愛做的事,甚至幾天不看股市報價都是常事。除非你是熱衷短線炒賣的,甚至是「即日鮮」,天天到經紀行去「上班」的,你才會很忙。但短線炒家羸面不大,辛辛苦苦幾個月賺來的錢,可能一次犯錯就輸掉了。緊貼著大市,不斷地做決定,精神壓力會很大,壓力大會令人浮燥,減少理性,出錯的機會就大了,短期股市升降是不可測的,個別單一股票的短期走勢,也是沒有規律的。如果想去「捉路」,那根本就是一種賭博心態,有一次「捉」得不準就後悔莫及了。

當股市在「浪」頂運行時,是最多人亢奮的時候,很多賺到錢的消息傳出來,周圍的朋友也在勸你去買股,其實那是最危險的時候,那也是三、四線公司禾雀亂飛的時候,即使你能聽我的意見去買大藍籌股,去買有專利經營特性的公司,在大市調整時,股價也會向下調整的,所以應該忍的時候就要忍,實際上股市的下跌通常比上升快得多,一個升市可以維持5年6年,調整的過程1年,最多2年就完成了,要保留現金,在股市低潮時入市。

另有一種入市的好時機,那就是在發生某種災難的時候。

我先舉一些事件,如果關心政治時事的話,大家應該也都記得。

1987年10月華爾街股市大跌,在一天之內差不多跌了20%多,香港股市交易所的董事會,當時是各家經紀行選出來的,本想避開美股跌市的衝擊,宣佈停市四天,結果是事與願違,復市以後猛跌,許多期指結算的交易都未能完成,埋下了以後政府介入聯合交易所重組以及對香港股票市場的一連串整頓及改革。

當時美國經濟情形固然是不十分好,但並沒有特別的危機及事件,出事是因為太多大基金採用相類似的電腦程式賣盤,給電腦的指示是當股市跌到某一點的時候就沽。如果大市再跌,就沽得更多,是股市的下跌,觸動了自動的電腦程式沽盤。這些沽盤令指數下跌,觸動更多程式沽盤,就像雪崩一樣,股市就垮下來了。

事後聯邦儲備局發表了一個簡短的聲明,表示儲備局將確保市場的資金供應。當投資界的每一個人都被嚇到頭暈暈的時候,他們四圍張望,發現根本沒有什麼事發生!是電腦的程式闖的禍!美股很快就恢復過來了,香港股市則經歷了較長的時期才復原,這只是一個突發事件。

再舉一個例子。1989年北京發生天安門事件,當時香港股市暴跌,但在幾個星期內就復原了,那是一個十分令人遺憾的事件,但實際上對中國經濟,對香港經濟,並有造成什麼影響。

再舉一個例子。1990年美國老布殊總統發動第一次伊拉克戰爭,在美國調兵遣將時,市場擔心前景不明朗,擔心中東戰爭引起石油供應中斷,股市大跌,油價上升。但到美軍開火的消息傳來,市場立即反彈,油價反而大跌,因為人人都知道這場戰爭美國必勝,而且知道這場戰爭不會持續太久。

再舉一個例子。2002年911事件,全世界的人在電視上看到紐約的雙子座大廈倒塌了。在驚慌之際,拋售股票,抗跌力最強的股票也跌得很慘。但很快又恢復了原狀,大家理解到事件雖然驚人,但絲毫沒有觸動美國的經濟基礎,只是一個突發事件。

再舉一個例子。2003年香港的沙士危機,樓價、股價剛從1999年及2001年科網危機中的金融危機中恢復過來,沙士來了,又一次跌到谷底。但幾個月以後,控制了疫症,市場很快恢復。

從這些突發事件中,我們應當學到些東西。

噢!我還忘了提及2003年現任的布殊總統攻打伊拉克的戰爭。這次戰爭從準備到正式開仗,金融界的反映跟第一次伊拉克戰爭時一模一樣。

大家可以看到這些事件都是嚴重事件,也都是突發事件,在驚慌之餘,每個人都在評估,事件會不會對社會結構及經濟造成重創?事件的影響是長期的還是短期的?當大家明白到影響只是短暫的,大家就會改變方向從沽出到買回。

當然也有有經驗的,更聰明的人,在恐慌性拋售發生時搶進股票。

我公司有一位同事,在沙士期間,就在淘大花園E座,發生疫症最多的那一座,以當時市價的一半買入了一個單位,今天他就住在那個單位裡,現在的市價是買入價的三倍多!朋友們從我所舉的例中可以看出,這樣的突發事件實際上是相當多的,以後一定還會有這樣的突發性事件出現的,只不過每次出現的形式會有不同,我們應該學會如何判斷,如何利用這樣的機會獲利。

兼談香港一九九九年開始的金融危機。

發生危機時的判斷是很重要的。上面舉了很多例子,危機時往往是入市的好時機,而這樣的機會,回想起來還是不少的。但前提是所發生的事不會對國家的根本發生影響,不會對經濟有長遠的衝擊。像一九九九年從泰國開始的亞洲金融危機,就沉重地打擊了香港的經濟基礎,對那次危機我記憶猶深,也有些話要說,就借這個機會寫幾句。

一九八五年以後,中英關於香港前途問題的談判,塵埃落定。雖然「一國兩制」是怎麼樣的?是否行得通?誰都說不出道理來,但政治爭拗停止了,匯率也穩定下來(聯系匯率制確定),當時有許多因素,有利香港經濟。第一:偏低的匯率。7.8港元兌1美元,在當時是極度低估了港元,令香港競爭力增加,港元資產變得很具吸引力。第二:中國大陸實行「改革、開放」政策,提供港人無窮商機。在香港一個五十個工人的小廠,搬到大陸立刻成了二千人的大廠,廠商賺得了丘大的利益。香港的中介商人在大陸聯系海外市場的投資和貿易業務中也得到了丘大的利益,香港的經濟被拉動。第三:中英聯合聲明限制了土地供應,房屋需求大,但供應不足。第四:由於聯系匯率,所以在通脹高漲,香港需要加息時,港息卻隨著美息走低,等於火上加油。

大家可以回想一下,當時每年加薪幅度多少?有企業一年加了兩次薪,樓價飛漲、物價飛漲、股市高企,正是魚翅撈飯的日子。

香港英國當局,巧妙地利用了這樣的外部條件,製造了1997年的空前繁榮,光榮撤退,但這個繁榮是建築在高通脹及地產泡沬上的,當時的香港經濟可以說危如繫卵。

第一任特首上台不久,就提出宏圖大計,用他「安得廣廈千萬間,盡庇天下寒士」的好心腸,提出了政府每年建公共房屋85000個單位。

我搞不懂的是,說小市民無知,樓價那麼高了還去搶著買,也許沒有錯。但特首身邊一定有很多專家的,為什麼沒有一位專家指出地產市場已出現大泡沬,應該盡量做一些防範措施,減輕泡沬爆破帶來的傷害?所提出的85000政策是政府十分魯莽、十分不負責任地去捅破這個泡沬,加速了泡沬的爆破,而沒有給人民多一點時間,多一點預警,減少担失。

我第二個搞不懂的問題是,在樓宇泡沬爆破後,又爆發了亞洲金融風暴,香港也受波及。香港政府堅守聯系匯率,據說那是碰不得的,最後經濟調整的整個的壓力,去了港元資產上,股市大跌,樓市慘跌。當時新加坡、台灣、南韓都將自己的貨幣眨值,減輕了危機的沖擊,新加坡、台灣、南韓他們那裡的天並沒有塌下來,樓價跌幅遠比香港溫和。實際上,在九九年時,由於聯系匯率建立以後的十五年裡,香港通脹嚴重。85年時低估的幣值,到97年時根本已是高得不合理了。堅守聯系匯率的代價是犧牲了中產階級的利益,他們的資產多在股票和屋宇上,幾十萬戶負資產出現,中產階級幾乎被政府消滅了。

像這樣的一種危機,就動搖了香港經濟的根本了,由於資產價格大跌,通貨嚴重收縮,經濟進入最壞的向下急速的螺旋式的下滑,我們經歷了裁員,減薪的艱苦歲月。是否在九七年至2000年裡,政府的經濟政策犯了兩次大錯?有誰能回答我嗎?

上帝保佑,這四年來美元不斷轉弱,幫助了香港,如果美元繼續高企,難道我們還要硬撐下去嗎?

何時買入?這是投資股市的最難說清楚但也是最關鍵的問題。前面提到了兩個大原則,第一是要跟隨經濟週期的大趨勢,要清楚意識到當時的大環境是在經濟週期的那一個點上,要在低潮時買入,我們不可能做到在最低點買入,但可以做到在波浪波谷的某一點買到貨,即使買了後股市仍跌,但黎明應該就在不遠處了。

我們常說股市經常不能反映股票的真實價值,不是偏高就是偏低。根據我的經驗,在股市低潮時,股值偏低的情形發生得最多,也最嚴重,而在股市高潮時,股值偏高的情形發生得最多,也最嚴重,在兩個極端處股市是最不理性的。在股市的高原處,可能發生非理性亢奮很不合理的價格,也有專家把它解釋成合理,此時是危機處處,應該離場了。而在低谷時,則是機會很多,在高處離場,在低處入市,都是需要一點判斷,需要一點勇氣的,平時吸收的知識和經驗,能幫助你做到這一點。

第二種入市機會,就是發生突發的,短期的危機時,這樣的機會過去發生得不少,今後也一樣會發生,但每一次危機的發生,都會有另一種不同的形態,這也是需要正確的判斷和勇氣才能捕捉到的。

有了經驗,明白了判斷的方法,在危機發生後入市,是做得到的。

我們要買入或沽出股票,還是要有一根標尺來量度,該股票是「抵買」還是「太貴」?有沒有這樣的標尺呢?這就牽涉到股價的技術分析了,不同的工具有很多種,有些還在被繼續發明出來。如果寫這個題口,大槪可以寫成一本1000頁的厚書,我也曾經讀過一些這類的書,我發現要用圖表,走勢來分析短線的股市升降,準確度不高,有時報紙上會特意有兩個專欄,一位專家說市要升,另一位就說市要跌,本來,股市的短線升降就是測不準的,但仍有很多人,前仆後繼,想要發明特別的測市的工具。

我想介紹兩樣最基本的數據分析工具,一個是人人都熟悉的P/E(Price/Earning•中文譯成市盈率),另一樣是200天平均線。這兩種工具容易理解,而且確實能幫助我們做出正確的決定。

當政府要將某一些資產私有化而安排上市時,也是投資的好機會,可以放心地大手買入。最早是地下鐡路上市,買入的市民不少,也都嘗到了甜頭。跟著是盈富基金上市,政府用一個相當大的折扣將手中持有的香港股份賣給香港的投資者。接著又是領匯房地產,同樣是房產信託基金,為什麼獨是領匯那麼受歡迎,上市以來升值那麼多呢?從其它地產公司分拆出來的信託基金則沒有一隻表現好的!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當政府有需要將某一項資產私有化時,主持其事的負責官員首要的考慮是什麼?他首要考慮的不是如何為政府多收些錢,他首要考慮的是要將整件事做得漂漂亮亮,受到小投資者的歡迎,獲得熱烈認購。說得白一點,政府賣資產,總是賣大包的,如果負責官員要為庫房多收些錢,搞到保薦人不高興,無人認購,該位負責人就麻煩了,丟了官位都有可能。但如果賣大包,人人高興,他也能漂亮地做完工作,何樂而不為?

眼前,在立法會裡等著通過的兩鐡合倂方案,對地鐡也是非常非常有利的。雖有議員吵吵鬧鬧,但通過是必然的,這個消息或已部份地反映到地鐡的股價中,但因為事情拖了很久,地鐡股價已從高峰時的23元多一股跌了下來,待立法會通過的消息出來,很可能即時會漲一漲。長遠來說兩鐡合倂對地鐡來說太有利了,地鐡的盈利必漲,股價當然會上升。政府手裡還有一些隧道、道路及機場管理局等資產,如有一天私有化,投資者可以放心買入。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