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緣──毫無理由的「忠誠」(2002-09-14)

上星期五是黑色星期五,個市又真係插左二百幾,有時人的心理就是這樣奇怪,唔到我地唔信邪,但在這種跌市之下,仍然有人問:「x號仔跌破個二入唔入得過?」有時真係無咁好氣,點解有D人對於一D咁的股票仲係戀戀不捨,好無知少女失身於地流氓,被人拋棄後仍然戀棧舊日開心的時光。其實廣大股民前世無欠過XX家族,為甚麼像惹上孽緣一樣死守不放,放完又心思思相重修舊「好」?

買股票除了不要同股票談戀愛之外,還要記著:「人會變,股票也會變。」今次就選了幾隻這類「變心股」,等大家反思一下有沒有買股票時被舊日表現所蒙蔽。

理家二少

第一隻要講當然係X號仔。呢隻野簡直係超級經典變心股。任何人只要對佢唔變心,上至基金經理,下至孤兒寡婦,個個身受其害,呢間野的己衰野已經在前作「8街仔未玩到盡」講過。現在過了一季,今日睇返,原來仲有幾樣野未講:

~點解年年都要賣野,但賣親野都因要撇信譽或減值而錄得億億聲的非經常性損失?是否當年撇帳未夠徹底?還是急於埋野而被人壓價?
~點解賣親的都係有大量經常性盈利的業務,甚至連獨市生意王葉都要賣?集團的財務狀況是否危急到要殺雞取卵?
~當年搞到滿城風雨,羅晒特權的掃把講,贈給政府那部份租極租唔晒,而公司的住宅部份據講每呎成本高達五千大元,現時的樓價完全無可能獲利,改作收租又會積壓大量流動現金,最終又要錄得非經常損失。
~所謂公用股,應該是政府管制的壟斷事業,但現時固網業經已開放,未來日子還有誰可以保證這個現金牛業務仍然能搾出現金?

睇返圖表,現價的X號仔仍未到歷史底位,所以千祈唔好因為由廿幾蚊跌落黎就覺得佢平,個人預計最樂觀的估計是在現價牛皮,一旦破支持,恐怕真係可以見一毫美金。而隨著每年錄得大幅虧損,公司的資產、現金流量不斷萎縮,恐怕只是時間問題。

理家大少

講得二少當然要講埋大少,大少現時仍在老父的名義下辦事,但觀乎這個集團的管理作風與多年來相比有很大的轉變,可視為「少壯派」經已接班。當然,這間公司過去的表現大家有目共睹,亦不應該與細佬相題並論。但請留意以下事實:

~電訊業似乎對前景看得太好,雖然當年此業曾帶來以千億計的利潤,但那是過去的事,電訊業的黃金時代已過,再沒有可能有傻瓜送多幾百億美元。而管理層對生豬仍然看好,但隨著歐洲的合作伙伴死的死,縮沙的縮沙,集團在電訊業的風險正日益增大,而以低於重置成本買入地球光纖,表面上看很抵,但問題在於:低於重置成本不等如低於價值。如果這個光纖網絡所帶來的利潤無法高於維修成本,則這個交易仍然是貴。
~港口業現時因樹大招風,在中美洲及歐洲處處碰壁。在本港及珠三角的投資則不斷受到挑戰,這次大橋爭霸戰集團高層那麼高調應戰,似乎事不尋常。
~集團的土地儲蓄已經用罄,更可惜是沒有像膠水桶般留下大量商場收租,亦難以與母公司爭奪地產業務,目前唯一可以打主意的是葵涌碼頭的土地更改用途,但絕對不是十年之內可以發生的事。

附圖可見,過去十多年與其談戀愛的過程十分幸福,但過去的幸福並不是永遠,而現價在長期來說並不算平宜,最樂觀的看法是能守在長期上升軌,但如破,則可能再見官鱷時的低位。

胡塗大盒

某專欄用「大俠」黎稱呼這間公司的領導,真在是十分肉麻兼妄顧現實。在最近的爭論中,其人之假仁假義已路人皆見。口口聲聲拍心口話自己為香港獨自承擔,但講過私有化又唔算數,股民出錢佢出風頭;口口聲聲愛香港,但一早走資東南亞;口口聲聲說別人自私,但其意圖打壓中流作業商,為自己的碼頭大計鋪路已激起民憤。這間公司最致命傷是:

~管理層太過空談理想之餘,還真金白銀地身體力行。
~接班問題雖落實,但其繼任人還沒有甚麼成績出來。
~公司的發展藍圖只是在大地圖上劃兩劃就要投資十幾年無回報。而這個藍圖可行性是十分令人懷疑的,例如假設所有經珠江口的交通都用大橋,所有粵西的貨量都過大江用碼頭。打開廣東省地圖,粵西不是有湛江、電白、高欄等港嗎?起完橋就一定有生意嗎?

單睇圖,由五十幾跌到十分之一,目前在低位徘徊,個人唔排除可以破頂上升,仲要有好大升幅,但這些擔驚受怕換的錢,實在賺唔落。

十年黃金

所謂十年黃金變爛銅,一家資產雄厚,稱霸一時的公司,在管理層的連返失誤下,也可以變爛銅。遠者有義喎集團,近者要數這間美洲公司。當年華資五虎,河流同膠水桶已經上岸,實喎一早蒙塵,痕聾大炮則因過於保守而趨冷,這家美洲公司也層有華資五處那樣大的勢力,可是自第一代交棒給第二代後,業務大為進取,不單止多元化,而且進軍國內不遺餘力。據其第一代掌陀人說,該集團在國內的資產多達幾百億,何以股價低沉若此?

~主業地產久無大作,已經幾年沒有獨資的樓盤推出。
~很多高價買回來的業務並無效益可言,例如海陸運輸,掛名是公用事業,但有名無實,別人不要自有其道理,高價投回來,搏分拆撈一筆,只是華而不實的好大喜功。
~國內投資尾大不掉,數以百億計的資產投在難以套現的國內業務,影響流動資金。
~最致命的一點,好像債多不愁,一面出售酒店物業,一面又大買其他業務,負債水平永遠高企,賺多多都被利息食晒。
~第二代已經搞成咁,而且正值盛年,相信這個管理層在十幾廿年都不會改變,股東不知要食多幾多驚風散?

到今時今日,仍然有人留戀這間公司的輝煌時代,時時與膠水桶相提並論,跌市時耐唔耐都有人問抵唔抵買,我諗大家有耐性睇到呢度,都應該唔駛我講掛?

 

 

 

 

原載:http://www.tokuhon.org

Categories: 投資理財

Tagged as: , ,

發表迴響